近來行政院流行學習「婉君(網軍)」,毛揆並邀請知名網路軍師向上百位部會首長進行「換腦」特訓,同時也積極與青年顧問團建立溝通管道,並推動政府開放資料(open data)等,甚至立委提名也想效法台北市長柯文哲的iVoting作法,這一連串的宣示及動作,顯示內閣對網路民意的重視,也願意傾聽年輕族群的心聲,當然值得鼓勵與嘉許。

 

網軍之所以成為焦點,很大原因是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潰敗,藍營內部歸因於政府太固守傳統民調,與年輕世代日益脫節有關。這樣的解讀不見得有錯,但是,在全民言必稱「婉君」的大趨勢下,仍應細心解讀隱身其後的重要意義。事實上,網軍背後有兩個關鍵的心理因素,以及隨之而起的力量,執政當局不可不謹慎因應。

 

  首先,網軍崛起背後的第一股力量,是已然成形並到處串連的「公民參與」。多年來,台灣民眾歷經藍綠傾軋、政黨惡鬥後,對於揮之不去、如影隨形的官商勾結、密室協商、黑箱作業等,都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這些累積已久的怨懟,從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服貿爭議,到捲土重來的無殼蝸牛等運動,都是這種公民不服從心理下的產物。

網民世界推崇的真理是一切公開透明,讓事實攤在陽光下,交由大眾點評,可以讓政商與黑箱無所隱藏,一一現形。而且,當大家愈覺得正常合法管道無法反映或代表民意時,網路成了民眾抒發情緒與意見的場所,當然更是號召集結民眾的最佳工具。

 

 其次,網軍背後另一股重要的運作力量,是年輕人嚴重的「世代剝奪感」。現在年輕人一踏出校園,迎接他們的是22K的低薪,以及一輩子買不起的房價,而且,社會階層的流動性被壓縮,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更加深年輕人的不滿與失望。

 

為了突破世代剝奪感,全世界的年輕人都有志一同轉進網路產業發展,這也是全球網路創業風起雲湧的關鍵,但是,過去十多年,台灣並未大力投資網路,年輕人少了大顯身手的舞台,許多資訊科技業交棒傳承動作慢,許多大老談到年輕一輩,總流露出「只有小確幸,沒有征戰大市場的企圖心」,也讓世代落差及斷層更為凸顯。

  因此,公民參與及世代剝奪,才是今天思考與面對網軍時的優先議題,當百餘位官員努力上課換腦袋,千萬不要學到皮毛,只思考如何破解或迎合網民,卻忽略背後這股更需優先解決的問題,否則,施政與民意就像兩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集的一天。

 

更進一步談,其實政府施政的重點在於溝通,網路是一個無遠弗屆、威力強大的溝通工具,官員不僅要學習熟悉年輕人的網路用語,把過去設計醜陋的官方網站改頭換面外,更要透過理解網路這個工具,最終達成與民眾「溝通」的目的。

 

過去,政府的溝通方式通常是辦公聽會,藉著聽取各方意見形成共識,但往往流於形式,耗費許多人力物力,卻只有事倍功半的效果,如今網路隨手可得,匯集各種輿情民意更有效率,議題討論也更快速及時,目前許多企業都已充分利用大數據進行商業化用途,政府施政不妨也見賢思齊,採取更新的網路工具了解民意,勇敢與第一線的民眾溝通。

 

此外,資料公開的速度要更加快,目前台灣從中央到地方大約只公開四千筆資料,這個數量較先進國家已明顯落後,過去政府對於資料公開大多抱著保守謹慎的態度,但事實上,大量開放資料不僅幫助政府與民眾溝通,更有助於廠商與年輕創業家加值運用,激發出更多的創新創業動能。

 

在電影浴血任務第三集(The Expendables 3 )中,席維斯史特龍托人找年輕的強手報仇,看了身手後覺得這個人很厲害,結果脫下面罩後,看到是年紀已不小的安東尼奧班德拉斯,掉頭就想走,結果安東尼奧班德拉斯就對著史特龍的夥伴說,Age is just a state of mind. You're only old when you surrender, when you give up. “「年紀只是一種心態,人是因為屈服和放棄,所以才變老的。」要和網民溝通,年紀永遠不是問題,關鍵在心態,如今毛揆面對網軍這股大潮,這段話,可以是一段最貼切的忠告。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