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世界很難嗎?

重拾台灣的「矽谷精神」

 

/林宏文

 

周一晚上,看了賈柏斯電影的首映會,雖然大部分劇情都已耳熟能詳,但看完後,許多片段仍在腦海中轉了好幾遍,從賈柏斯被逐出自己創辦的公司,再被邀請回去重啟改變世界的計畫,讓人看了心情澎湃洶湧,激動不已。

 

即使過世已兩年,賈柏斯對蘋果的影響力,仍深埋世人心中。近來蘋果推出新機iPhone 5C5S,雖然有許多負面評價,但由於品牌形象深植人心,預購量仍創新高,賈柏斯傾其一生想要改變世界的熱情,讓粉絲無怨無悔地繼續支持Apple這個品牌。

 

最近,我有兩位好朋友,分別從國內兩大電子集團離職,他們年紀都在四十五歲左右,都已做到高階主管,獨當一面,而且績效很好。但是,面對這次不景氣,集團CEO拿不出辦法,甚至還做了許多緊縮動作,被動消極地等待景氣回升,這兩位學經歷豐富還想一戰的朋友,只能大嘆不如歸去。

 

這兩位朋友的情況並非特例,台灣電子業面對韓國進逼及中國挑戰,如今已是兵困馬疲,無心戀戰,許多電子業大老,早已不復當年創業時的拼勁,即使集團內不乏想要力圖振作的主管,卻沒有讓年輕人出頭與接班的魄力,這是台灣產業面臨變局時,最令人憂心之處。

 

沒錯,資通訊(ICT)產業市況確實不好,台灣面臨內外交迫,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但產業真的沒機會了嗎?答案當然不是。這個行業最迷人之處,就是永遠有新題目出現,台灣在ICT的基礎上,仍有最深厚的基礎可以朝各種新興領域發展,從4G網通、醫材、電動汽車到無人汽車,機會一個個冒出來,有企圖心的CEO,不必擔心沒有題目做。

 

例如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很多同業不喜歡他到處跨足的霸氣,而且,鴻海跨界許多新領域也不見得成功,像大舉投入通路就踢到鐵板,但現在他又積極轉向光纖網路布局,還喊出4G競標勢在必得」,讓頻譜標金頻創新高,老郭不放棄任何可能成長壯大的機會,光這種精神就值得按一個讚。

 

矽谷的傳奇故事,沒有因為賈柏斯的辭世而謝幕,驚奇仍不斷發生,新一代人物也接替上場。大家最熟悉的,應該就是最近當紅、號稱鋼鐵人真實版,創辦PayPal,還身兼TeslaSpaceXSolarCity等公司創辦人的馬斯克(Elon Musk)

 

馬斯克的Tesla成功設計推出了電動車,如今是全球電動車的翹楚;SpaceX則是野心勃勃的私人太空發射公司,直接和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總署(NASA)及全球各國的太空發射中心搶生意;至於SolarCity則是美國最大的太陽能發電系統供應商,基本動機則是為了幫助遏止全球暖化。

 

今年八月,馬斯克還提出時速最快八百英哩,可達到一般飛機速度兩倍的超高速電車運輸計畫Hyperloop。這些計畫一個比一個瘋狂,耗資金額一個比一個多,馬斯克想要改變世界的企圖心,完全不輸給賈柏斯。

 

最當紅的中國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今年七月在他的微博裡透露,他去矽谷見了馬斯克,並且詢問馬斯克幾個問題,包括Tesla大螢幕手機觸控系統,若在開車時遇到當機該怎麼辦?另外還問了載人飛火星技術的難點,以及馬斯克下一步要做什麼等問題。

 

結果,馬斯克回答,他下一步想做的事情,就是要改造飛機行業。聽到這個答案,雷軍說,很多人問他,小米是不是想改變世界,他說,「我壓根不相信中國創業者現階段能改變世界,但希望十年後,中國的創業者能夠有改變世界的想法出現。

 

我想,雷軍說的話是真的,即使小米機現在紅透半邊天,中華酷聯(中興、華為、酷派、聯想)」進占全球手機前十強,但真正的創新不在亞洲,引領潮流、改變世界的地方還是美國。

 

矽谷從半導體起家,曾經是世界半導體的中心,但現在矽谷半導體企業已經不多,龍頭英特爾腳步已經有些蹣跚,即使位於聖地牙哥的高通,也面臨聯發科強力挑戰,但是,矽谷還有更多產業前仆後繼接棒演出,從手機、平板的移動科技,到社交網路、雲端服務、綠能科技等,新竄起企業從蘋果、Google臉書,到VMWareTesla等,讓21世紀的矽谷,一點也不比上世紀遜色。

 

台灣的客觀環境,或許很難誕生出像賈柏斯或馬斯克這樣的天才,可是,台灣不能喪失鬥志,停止探求,改變世界並非矽谷的專利,我們一樣可以改變世界,也許做的夢比較小,但改變的企圖心不應該打折。

 

面對大陸這些追兵,台灣的解方其實只有一條,就是學習矽谷精神,大步向前,往更創新的路走。我們不能說,台灣沒有改變世界的能力,只怕我們沒有改變世界的想像力。ICT產業的機會還很多,永遠需要更多想做改變的CEO,這是我看完賈柏斯電影後,對台灣電子業CEO最大的期待。

 

 

 

 

 

創作者介紹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