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數 : 662
發行日期 : 2009/8/31
作者 : 林易萱
郭台銘、林百里 天王決裂 鴻海一舉挖走廣達60位菁英 廣達搶回蘋果訂單

 

鴻海帝國年成長三○%的神話不再?為了維繫鴻海的成長動能,郭台銘顧不得對好友、廣達林百里的承諾,搶進筆記型電腦代工事業,然後,鴻海挖廣達的人,廣達搶鴻海的單。

在八月底的法說會,林百里說,「挖走的都不是我們好的員工,挖過去不也沒什麼成績。」

郭、林兩人二十年的交情,近乎決裂;一場天王大戰掀起的產業變局,也已展開。

 

八月十四日,八八水災發生第七天,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匆匆放下在美產子的女兒郭曉玲、及剛出世還沒有幾天的金孫,帶著自家集團製造的LED燈,親自送到南台灣災區,並表示,「對停電多日的災民來說,照明燈就是帶來光亮,光亮可以消除他們的恐懼感。」

楔子 危機浮現

鴻海的高成長之路到了盡頭

 

這些燈具,點亮了崎嶇的救災之路;然而,對郭台銘來說,他自己正在行走的,卻是另一條艱難的路。

今年以來除了六月,鴻海其餘月分的營收,皆較去年同期衰退;對一個營業規模已超過兆元的龐大帝國來說,鴻海正面臨兩大嚴峻挑戰。

首先是全球經濟復甦緩慢,和景氣連動緊密的鴻海,仍未擺脫成長停滯的陰影;其次,鴻海代工的產品組合中,惟一有市場高度需求的,就只有蘋果〈Apple〉的iPhone。現階段,尋找其他還在成長中的產品,成為鴻海的燃眉之急。

根據市調機構顧能〈Gartner〉的資料,今年桌上型電腦出貨量將會衰退二三%,而目前全球每十台桌上型電腦,就有六台是鴻海的產品。反觀筆記型電腦,卻因為桌上型電腦換機的效應,即使在各項消費性產品需求都疲弱的狀況下,今年還有一五%的成長力道。

「少了筆記型電腦業務,郭台銘會很吃力。」一位業界人士說。這也是郭台銘寧願冒著與好友、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翻臉的風險,也要打破承諾,集結重兵搶進筆記型電腦代工市場的原因。

今年三月,在鴻海位於台北市內湖普立爾大樓的辦公室,出現了一張新面孔,他是鴻海從廣達挖角來的大將——前廣達資深副總Max歐。進入鴻海前,這位歐姓副總已經帶領廣達「iPod事業群」長達兩年,專門負責蘋果產品iPod Touch。

挖角 鴻海先吹開戰號角

抓到粽子頭 整串提走

 

在被鴻海挖角的消息傳出後,曾有廣達的員工在網路上留言,「那位先生又不是NB〈筆記型電腦〉事業群的,被挖角去做NB,怪怪的。」其實,歐姓副總是不折不扣的筆電專家;戴爾電腦〈DELL〉就曾對廣達說,「如果不是Max接案,我們就不給廣達做。」戴爾的欽點打響了他的名號,帶領廣達的戴爾事業團隊,立下不少汗馬功勞。

「Max是很強悍的人,而且很目標導向。」一位熟悉廣達的人士說,歐姓副總本身專業素養高,所屬工程師哪一個糊弄他,可是會被狠狠修理一頓。而且,「他自己就是一個工作狂,執行力超高。」深厚的研發底子、親身參與每個細節,並且絕不鬆懈,就是大家對這位副總的印象。

據了解,歐姓副總原本是自行遞辭呈,但林百里得知他是被鴻海挖角後,立刻將「離職」改為「免職」。最讓林百里憤怒的,是歐姓副總前往鴻海的消息,原本只有三、五人知道;但消息走漏後,廣達竟有近百人想跟他轉戰鴻海,最後一共離開近六十位工程師,造成廣達內部極大震撼。林百里下達嚴厲命令,這位跳槽到鴻海的副總,未來廣達永不錄用。

年約四十歲、交大畢業的歐姓副總,在廣達的年薪超過千萬元,鴻海以給他極大的發揮空間來打動他。熟悉他的人士認為,會讓一票下屬死忠地跟著他離開,除了天生的領袖魅力,也因過去在廣達總會非常積極為底下的工程師爭取分紅。

歐姓副總要求嚴厲,但只要同仁有功,該給的獎賞,絕不小氣,也因此培養出下屬高度的向心力和忠誠度。

剽悍、治軍嚴格、論功行賞,這些管理特質,幾乎和郭台銘如出一轍。據了解,過去半年,他在鴻海適應良好,加上僅四十出頭的年齡,完全符合郭台銘挑選接班人的條件。郭台銘賦予他的任務,就是要搶下各大筆記型電腦大廠的訂單;若能闖出一番成績,很可能會是鴻海下一位浮上台面的人物。

反攻 廣達雙管齊下

走法律防禦 挖訂單回擊

 

然而,林百里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在給員工的一封公開信中,明令禁止員工「外帶」公司的重要資產,甚至針對鴻海在筆電市場的動作進行蒐證,彷彿重演郭台銘狀告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侵權的情景。

而更激烈的廝殺還在後頭。

就在郭台銘挖走林百里手下大將後三個月,廣達把鴻海已經到手,高達數十億元的蘋果筆記型電腦Mac Book訂單,硬生生地給搶回去。

這一搶,先讓原本被視為郭台銘接班人的鴻海數位產品事業群總經理蔣浩良被撤換,一位外資券商分析師更表示,鴻海原本寄望幫蘋果做出口碑,來吸引惠普、戴爾等大廠下單,「現在少了這個benchmark〈指標〉,鴻海要拿下大量筆電代工大單的時程,恐怕又得往後延。」

郭台銘曾經親口承諾林百里,不會跨入筆電代工,而廣達也一直是鴻海筆電連接器最大的客戶,雙方維持良好關係。前幾年,林百里因癌症,一度呈現半退休狀態;當時甚至有鴻海將購併廣達的傳言,直到林百里病癒復出,傳言才不攻自破。

但就在林百里復出同時,爆發金融海嘯,鴻海帝國面臨空前危機,為求生存和成長,郭台銘也不得不打破當年的承諾。

林百里曾很自豪地說,廣達是用技術搶單,不是用價格搶單,今年四月甚至公開直言:「台灣很多企業只做『me too』的事情,只會追求第一或垂直整合。」當時台下媒體面面相覷,大家都猜測,林百里說的「me too企業」,就是鴻海。

劣勢 鴻海缺關鍵技術

郭台銘欲以中國白牌市場練兵

 

林百里這麼自信不是沒有原因,過去,鴻海就像一支龐大的鐵騎,所到之處,沒有哪一項產品不被征服:桌上型電腦、遊戲機、電腦顯示器、網通設備、iPhone等智慧型手機,但是這回要強攻筆電代工,卻碰上許多難題。

一位外資分析師認為,鴻海目前最欠缺的,就是系統整合和設計能力;舉例來說,要把所有的IC、記憶體、連接器等零組件,整合到筆記型電腦的主機板上,就是一門大學問。

筆記型電腦的主機板,並不像桌上型電腦,只有一種樣子,而是需要高度客製化;「把蘋果的筆記型電腦拆開來看,鴻海〈目前〉就是沒辦法做得那麼漂亮。」

搶不到品牌大廠的單子,鴻海開始把目標轉向中國的白牌筆電市場。一方面,郭台銘對於錯過山寨手機的爆發頗感扼腕,誓言不再錯失「山寨筆電」市場;另一方面,鴻海也可趁機練兵,待技術獲得大廠認可,再來搶單。

在筆電市場中,鴻海兵分三路:一是穩固品牌大廠的純組裝〈不含設計〉業務,如蘋果最低階的MacBook、新力的中低階機種,還有華碩的Eee PC等,鴻海都是其組裝廠;第二,透過個人電腦周邊事業群〈PCEBG〉,耕耘中國白牌筆電;第三,由旗下的奇美通訊研發,有著小筆電的外表,卻採用手機的晶片組和作業系統的新產品Smartbook。

現在,在中國的電腦零售通路,已可看到QBOOK、Foxsky等品牌的小筆電,通路商直接就打著「富士康〈Foxconn〉製造」的標籤,來銷售這些小筆電。

鴻海有高品質和低價格的雙重優勢,要搶進白牌市場易如反掌;而許多專做山寨或白牌的廠商,自知打不過鴻海,也不排斥拿鴻海的產品來「貼牌」銷售。目前,鴻海已有能力做出採用英特爾Atom處理器、價格約在二千四百元人民幣〈不到新台幣一萬二千元〉的小筆電。

林百里曾經表示,山寨市場會傷害廣達現在的客戶,廣達絕對不會去做山寨筆電;「廣達不會和某家廠商一樣,嘴巴說不做山寨機,私底下偷偷做。」言下之意,似乎對鴻海進軍白牌深不以為然。

其實,郭台銘也有其盤算,他在今年股東會後對記者說,「山寨要轉正」,也就是在中國提供消費者合法、有保固維修等售後服務的產品。

雖然今年白牌筆電在中國只有二百多萬台的銷售量,但有山寨手機搖身一變,成為中國本土最大品牌的先例,幾年之後,當地白牌筆電品牌,或許也有機會靠著鴻海的餵養,成為中國當地的大品牌。

奇襲 鴻海的另類筆電布局

筆電外表 手機核心的Smartbook

 

此外,通訊晶片龍頭大廠高通〈Qualcomm〉也證實,鴻海正積極布局新產品Smartbook。

實際上,Smartbook是「筆電皮、手機骨」,也就是把用在手機上的晶片結構,還有作業系統,裝在小筆電上。在○九年台北國際電腦展上,繪圖晶片龍頭英偉達〈NVIDIA〉展出了一款名為Tegra的「小筆電」,Tegra採用的正是微軟用於智慧型手機上的作業系統Windows CE。

引人注意的是,Tegra產品上的logo為「Mobinnova」,也就是鴻海轉投資的智慧型手機製造商「誠實科技」。這家曾由思科〈Cisco〉全球副總裁杜家濱領軍的公司,因為長年虧損,自去年開始,鴻海不願再投資;因此,誠實科技的研發人員,已被整併回鴻海旗下的奇美通訊。

英偉達表示,Tegra初步預定今年聖誕節檔期,在美國上市,售價定在二百四十五美元〈約新台幣八千元〉。

像Smartbook這類產品,概念上更接近英特爾主導的「行動上網裝置」〈MID,Mobile Internet Device〉;有趣的是,MID正是林百里最近幾年,最愛掛在嘴邊的產品;林百里甚至多次出席英特爾活動,親自為MID站台,從不掩飾廣達對MID的企圖心。筆電大戰正硝煙四起,鴻海和廣達兩大天王,還可能在MID這個新戰場上捉對廝殺。

圍攻 廣達帶頭抽單

筆電代工大廠絕不給鴻海機會

 

自從鴻海進軍筆電代工領域,原有的ODM〈設計代工〉廠如廣達、仁寶和緯創等,紛紛以減少對鴻海採購零組件,來抵制鴻海。

零組件業者透露,包括廣達、緯創等業者,都有一項不成文的內規,就是在每月檢討採購單時,慢慢減少對鴻海的採購量,甚至連轉單的時間表都訂出來。

而廣達也傳出,直接通知其他零組件業者,要他們立即擴產;言下之意,就是要把原本下在鴻海的訂單,轉移給他們。

「鴻海是很可敬的對手,不管在任何產業企圖心都很旺盛,大家都知道,只要給鴻海一絲絲〈進軍筆電代工〉的機會,以後會很麻煩。」一位機殼廠業者,說出了廣達等筆電代工廠的疑慮。

從財報上,雖然無法看出,連接器等零組件,占鴻海的整體營收其實不大;要斷言鴻海因為掉了連接器的訂單,營收就搖搖欲墜,也太言過其實。

然而,儘管零組件占比不高,卻是鴻海的獲利金雞母;以郭台銘胞弟郭台強經營的正崴為例,生產連接器的正崴,每一季的毛利率都可以維持在七到一○%的水準,對比鴻海做一台桌上型電腦,毛利率可能只有二到三%,要好得太多。過去,鴻海是以集團龐大的代工產品,作為自家零組件最佳出海口;如今零組件掉單,直接影響到的就是毛利率。

除了連接器,轉單效應明顯的,還有機殼。鴻海旗下的機殼廠鴻準,今年六、七兩月的單月營收,較去年衰退各高達三六%和二六%,股價也頻遭外資調降評等。廣達透過轉投資成立自家機殼廠展運,仁寶也和機殼大廠巨騰合資設立了巨寶,緯創則是和巨騰合資成立緯立,各家ODM積極布局自己的機殼供應商,直接衝擊鴻準的業績。

不過,還是有本土分析師對鴻海持正面態度,「鴻海有一個利基——和所有人都有生意往來。」放眼望去,全球最大的消費性電子品牌,幾乎全都是鴻海客戶,長期累積下來的互信關係,對鴻海未來拿下筆記型電腦訂單很有幫助。

「況且,鴻海自己有塑膠和金屬機殼、有面板〈指群創〉,也有主機板、連接器。「分析師提醒,強大的垂直整合能力,仍是鴻海搶單時最犀利的武器。

「一千萬,如果鴻海有一天,筆記型電腦年出貨量達到一千萬台,大家就真的要有所警覺了。」代工講究的是規模經濟,是典型的西瓜效應,訂單多的時候,就可以拿到更多的訂單;訂單少的時候,不管怎麼求人,也未必拿得到。

至於廣達,林百里心裡明白,總有一天筆記型電腦也會邁入「標準化」的高度成熟階段,屆時像鴻海這樣的公司,就會很有優勢。其實林百里早已開始布局「新3C」: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互連性〈connectivity〉與終端裝置〈client device〉,除了為廣達開創更多的新產品,也要把新技術應用到筆電產品中,製造差異化,拉大與鴻海的差距。

鴻海何時會拿到那關鍵的第一千萬台筆記型電腦訂單,沒人說得準;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場天王大戰,直到明年,都還是科技產業戰況最激烈的戲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