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再重讀李書齊的文章,這篇寫於2006年底的文章,是李焜耀宣布從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撤退的那一年,也是友達合併廣輝的同一年,這篇文章很細緻地描述了李焜耀當年的黑暗與光明,我覺得書齊寫得真好。

 

 

 

期數 : 519

發行日期 : 2006/12/4
作者 : 李書齊
在光明與黑暗交會處 李焜耀

 

人,惟有經歷過光明與黑暗、成功與失敗、興盛與衰頹,才算是真正活過。李焜耀的今年,就是如此。你可以反對他、榮耀他或詆毀他,但惟一你不能做的,就是忽視他。

 

十一月十五日,台大熱鬧慶祝六十一周年校慶。

早上九點,初冬難見的朝陽,穿透半透明帷幕構成的弧形屋頂,形成的柔和光束,緩緩灑落在造形現代的台大綜合體育館的各角落。大型講台上,穿著西裝的工作人員忙進忙出。前外交部長錢復夫婦、前台大校長孫震等貴賓們,陸續入坐貴賓席。

這時,司儀高亢而激動地說:「讓我們熱烈歡迎今年的傑出校友們!」只見有六人在現場熱烈的掌聲中,魚貫地步上三十公尺長的紅地毯,緩緩走向前方的舞台。

李焜耀,工商類組的傑出校友,也現身在這行列中,微笑前行。但是,才走出「分手風暴」的他,比起其他的傑出校友,臉上依舊多了一份沉重。

「他成立的友達光電,對台灣科技產業有著長遠的影響,讓台灣走進國際舞台,具備世界一流的競爭力。」台大校長李嗣涔站在講台上,緩緩說著李焜耀的獲獎原因。

友達的光明和明基的黑暗

 

在後面不時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的李焜耀,直至此時,慣有的自信微笑才慢慢浮現。

這純真的微笑,珍貴而動容。因為,對這位擔任明基友達集團的董事長來說,今年所經歷的光明與黑暗,正為他的人生,寫下精采而感人的一章。

今年四月,李焜耀與林百里同時現身,友達宣布合併廣輝。合併後的新友達,面板全球市占率達到一九%,僅次於韓國三星〈Samsung〉。不到一星期,李焜耀再度出手,把旗下光碟機製造部門,以十二億元賣給建興電子外,還取得建興一三%的股權。

李焜耀的動作不斷,新聞自也不斷。八月底,他決定仿效當年宏碁、緯創的分割模式,把明基的品牌與製造分家,分為製造、品牌以及手機三大事業群。時隔一個月,李焜耀終於在天人交戰下決定壯士斷腕,將明基與去年購併而來的西門子手機部門切割。在手機品牌路上,重重摔了一跤的他,只得起身向大眾說:「抱歉!」

李焜耀這一跤,有人鼓掌叫好,有人憤憤不平,但後者顯然居多。在台大校慶上,許多當年的同學,在KY〈李焜耀的英文名字〉面前加油打氣,甚至激動地告訴KY:「我是明基的股東,但是我不會對你抱怨一句話,你要堅強,再站起來。」當年KY在台大電機系的同窗、現在是友達董事的前微軟台灣總裁范成炬激動地說,「看到他在記者會上難過的神情,我馬上傳簡訊鼓勵他,告訴他在哪跌倒,就要在哪站起來。」

「這小子不是墨守成規的人。」與KY認識快二十年,過去也曾擔任明基董事的前財政部次長楊子江說,「永遠不滿意現狀,看到困難,絕不退縮。」

五十四歲的李焜耀,出身苗栗後龍,家裡有八位兄弟姊妹,父親是輾米廠老闆。

童年的困苦到青年的沉潛

 

跟許多白手起家的台灣企業家一樣,KY從小生活並不優渥,家庭也不會寄望小孩要念多少書,只要平安長大就好。「我們就是吃番薯長大的那一輩啦,下課後,沒事還得幫忙家裡背米。」李焜耀比比自己粗壯的身材,「這都是從小訓練出來的。」

童年的困苦生活,對當時只有十來歲的鄉下小孩來說,可以選擇平平淡淡,簡單過一生;但天生傲骨的他,卻選擇走上歧路,靠著「自食其力」的不服輸個性,成為掌管營收超過新台幣三千億元集團的董事長。

初中畢業後,李焜耀北上建中念書,因為身材粗壯,被教練點名加入學校有名的「黑衫軍」橄欖球隊。

之後,考上台大的他,大二選擇轉入電機系,分組時加入科學組,研究固態積體電路〈solid state circuit〉。

在當年同學眼中,李焜耀的成績不是最好,也不是擅長製造話題的風雲人物,更不是校際舞會上的常客,「說實在,我對他當年實在沒有印象。」當年以榜首考進台大電機系,後來擔任班代的倫飛電腦創辦人陳義誠摸摸頭笑著說,「惟一印象,大概就是喜歡爬山。」

李焜耀爬的山,絕對不是什麼小山,玉山、雪霸等台灣百岳,才是挑戰目標,但很多人不知道,這位好手差點因此葬送生命。同樣是台大登山社,與李焜耀為同班同學的張博堯表示,大二那年,李焜耀跟幾位同學結伴挑戰雪霸縱走,雖然時間選在初春,豈料卻遭逢大雪。為了躲避風雪,大夥跑進樹高及天的森林裡,但因為路徑已被風雪掩埋,因此迷了路,整整花了三天才出來,「我們那次真的是命大,還好有其他兩組登山隊的協助,嚴格控制糧食,我們才能脫險。」曾是台大登山社長的張博堯,細細回憶當時危急情景。

「我們進學校那一年首度有校歌,所以連爬山的時候,我們都會邊爬邊唱,好玩吧!」

參加傑出校友頒獎的李焜耀,在司儀喊出「唱校歌」時,隨著音樂高唱台大校歌,跟旁邊陷入尷尬的校友,形成強烈對比,「希望沒有嚇到旁邊的學長」,李焜耀開心地說。

叛逆的行徑有賺錢的手段

 

前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曾說過一個「故事」:一個父親有兩個兒子,其中一個很聽話,但不會賺錢;另一個不聽話,卻很會賺錢。做父親的應該選擇哪一個兒子?

這個故事在宏碁集團很有名。施振榮口中「不聽話的兒子」就是KY。一九九四年,是李焜耀從瑞士回來接掌明碁電腦的第三年〈後改為明基〉,營業額一百五十七億元,第一次超越百億元關卡。明碁當年資本額為十一億元,賺了十.六億元,每股獲利高達九.二五元。明碁,不但是宏碁集團最賺錢的「兒子」,也是獲利率極高的電腦公司之一。施振榮口中「會賺錢的兒子」,指的也是KY。

李焜耀在宏碁創立三個月之後,即加入成為宏碁第一位雇用的工程師,編號「○○七」。

在施振榮眼中,精明、衝勁都夠的李焜耀,歷任製造、行銷、銷售與策略規畫等職務。他曾與其他廠商合作策畫,推出台灣第一部英文終端機產品,並成功外銷泰國,打開世界市場。

一九八七年,當時才三十五歲的李焜耀,就獲得施振榮的極力推薦,「領導能力卓越,是積極培育接棒的人才。」因而得到「傑出經理人」的殊榮。

然而,李焜耀究竟有多麼不聽話?依照許多宏碁電腦創始人的「評量表」來看,KY何止是不聽話,他根本是「造反」!因為在宏碁這棵大樹下,李焜耀是第一位要求脫離宏碁事業群,自己獨立的總經理。

李焜耀說:「我還記得,當時我再三要求董事長施振榮同意,讓明碁當小白鼠,實驗一下,小公司獨立後,是否可以活得更好。」當時,宏碁營業額已經一百多億元,各種業務、人事、組織架構等束縛、限制,使得明碁無法和其他周邊企業如中強、誠洲等處於相同的競爭點,白白損失許多商機。

回想一九九一年一月十四日,李焜耀到明碁擔任總經理時,許多人都說他「頭殼壞了」,但李焜耀絲毫不以為意。他說:「我是自願的,我是明碁的三位創始人之一,對明碁有特別的情感。更重要的是,我很想有創業的感覺。」

李焜耀剛到明碁時,很多人不能認同他的領導風格,至少有一半的經理級主管離職,「他太剛愎自用,聽不進去人家的意見。」一位曾在第三波任職的宏碁高階主管如此表示。

人事大地震的結果,令李焜耀幾乎撐不下去,這種苦痛,讓他深深覺得,惟有自行培養人才,才留得住人才,因為空降部隊也可能成為跳槽的人,「能捨才能得,留不住的人不必久留,太多老人可能形成太多包袱,反而將企業束縛住了。」

理想的堅持靠現實的行動

 

一位目前任職智融創投的主管回憶,當年,明碁要跨進CD-ROM產業時,曾「驚動」施振榮出面協調。因為,宏碁集團已有宏碁、建碁等企業生產CD-ROM,基於整個集團資源的考量,施振榮一度「只要宏碁生產CD-ROM」,但在李焜耀的堅持下,施振榮也只好妥協,決定三家企業各自為政,誰有實力,就去競奪市場。

李焜耀說:「這麼多年來,我深深覺得人一定要堅持理想,不可以打折扣。理想也許可以晚點實現,或是以不同的方式處理,但是理想與現實之間,不應留有太大妥協空間。」而施振榮也接受,在同一集團內,應有不同的聲音。但這也招致許多撻伐,「他是被Stan〈施振榮的英文名字〉寵壞的小孩。」曾擔任明基董事的張忠本如此評論。

這幾年的過於成功,也讓李焜耀留下武斷的刻板印象。與他共事過的人,如果沒有及時取信於他,他就會露出不耐煩。曾經一位年輕建築師,在跟李焜耀簡報時,因為口齒表達不夠清楚,當場被他斥責,要求以後明基的新廠建案,都不要給他接。

「他跟王振堂、林憲銘〈緯創董事長〉風格完全不同,不是乖乖聽話型。」與宏碁高層熟悉的范成炬分析,「那時候李焜耀在宏碁就像是在野黨,是永遠的少數派。」

一九八九年,時任宏碁電腦副總經理的李焜耀,正準備走入三十七歲的人生。在宏碁度過了十三個年頭,當困惑逐漸變得和收穫一樣多,他覺得人生該有個轉折,而瑞士日內瓦湖畔的洛桑管理學院〈IMD〉,也許是個「驚喜」的起點。

「歐洲學習」,不僅讓李焜耀獲得高階管理者的視野和知識,也帶他沉浸在歐洲的企業、品牌和價值交會的生活中,這使他比任何企業家都更能體會「商業的底層人文精神,就是品牌」的真義。洛桑管理學院的一年進修生涯,改變了他的中年,也為日後購併西門子通訊部門埋下因緣。

一九八四年,李焜耀打造第一座廠房〈桃園龜山廠〉,就挑上蘇州窗花作為裝飾,柔和工廠的陽剛味,「過去市場上從來沒有人這樣設計廠辦。」負責打造的建築師吳瑞榮強調。

即使在與西門子合併宣告失敗的當天早上,心情低落的李焜耀,也沒有送什麼管理大師的教科書,要同事們好好反省,反而送給所有一級主管《昨日世界——─個歐洲人的回憶》,這足以證明,李焜耀是少數對歐洲文化有感知的台灣企業家。

左腦理性並存右腦感性

 

或許是巧合。李焜耀宣布明基與西門子分手的九年前同一天,蘋果電腦〈Apple〉推出一個電視廣告——「思索不同」〈Think Different〉。

這段黑白影片總共使用了愛因斯坦、畢卡索、舞蹈家瑪莎.葛蘭姆等十七位創意名人的紀錄片片段,搭配簡單的鋼琴伴奏,一位滄桑的中年男子聲音,念出了以下的旁白:「這是一群瘋子——不適應者、叛逆者、麻煩製造者,他們看世界就是與人不同。他們對規則毫無興趣,對現狀一無尊敬。你可以引述他們、反對他們、榮耀他們或詆毀他們,但惟一你不能做的,就是忽視他們。」

李焜耀從加入宏碁的第一天開始,就等於「不適應者」、「叛逆者」、「麻煩製造者」與「瘋子」;搞明基獨立、創造BenQ品牌、進攻液晶面板〈TFT-LCD〉、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他要在左腦與右腦間,實現理性與感性共存的「不可能」。

這三十年來,人們對他愛恨交織,他每做一件事情,被看好的機會幾乎等於零。但奇妙的事情始終在發生,困難一一被克服。他的魅力,帶有時代意義。

當資本市場一味地以「股價成長」邏輯來主導企業經營,也蒙蔽了資本主義最可貴的內在精神——創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一種「我要改變世界」的無懼精神。

《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最後一段寫著:「人,惟有經歷過光明與黑暗、成功與失敗、興盛與衰頹,才算是真正活過。」對不甘於當追隨者的李焜耀來說,過去這一年,正因經歷過最光明與最黑暗,不論成敗都是他生命中最璀璨的一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