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宏文

 

今年六月初,興櫃公司緯穎交易價突破六百元,躍為興櫃股王位置,由於股價漲幅過大,被主管機關要求提前公布獲利;果然,緯穎一公告五月單月每股稅後純益(EPS)高達5.6元,前五個月累積已達17.5元,大幅超越去年全年,市場恍然大悟,緯穎漲勢兇猛的背後,是有強勁業績做靠山。

 

不僅緯穎表現吸睛;八月初,上市公司緯軟公布的上半年財報,交出累計營業淨利達1.9億元,比去年同期成長125%,每股稅後純益(EPS)2.39元,歷史新高的成績,緯軟股價也跟著衝上歷史新高價86.7元。

 

緯穎、緯軟都是緯創轉投資的企業,雙雙令人驚艷的表現,讓本屬電子五哥中較為沈寂的緯創,一下子揚眉吐氣,大受關注。單是緯穎,今年預計可貢獻持約57%的緯創可觀的轉投資收益,宛如吃下大補丸。

 

然而十八年來,風格一向低調,即使有成績寧可沉默不想張揚的緯創董事長林憲銘,走過專注代工之路後,這十年來,致力整個集團的布局調整,顯得更加沉潛,相對宏碁陳俊聖所獲得的關注,他更像是潛水艦隊的總司令,無聲前進。

 

過去整個泛宏碁集團大將如雲,開枝散葉,衍生出的宏碁、緯創、明基友達三大集團之中,王振堂、李焜耀都曾是聚光燈焦點,經常受到媒體關注;反觀緯創的林憲銘,隨是曝光度相對低,卻是迄今屹立沙場、堅守崗位的老將。

 

但在宏碁集團分割品牌與代工期間,林憲銘也度過難以言喻的陣痛期,默默耕耘直到緯穎、緯軟業績大爆發,緯創母憑子貴地揚眉吐氣。

 

緯穎從緯創眼花撩亂的轉投資事業內脫穎而出,主要是受惠於雲端服務商機崛起,經營資料中心有成,業務大爆發;而原本隸屬緯軟創業團隊的煒軟,成員多來自資策會與IBM,二千年時煒創才參與投資並重組經營團隊。兩隻金碧輝煌的小金雞一個從內部衍生,一個來自外部投資,成為緯創眾多轉投資中,率先浮上檯面的企業。

 

其中,規模與成長都很驚人的緯穎,更獲市場重視。今年前七月緯穎營收已達981億元,接近千億元規模,今年光上半年就賺了近兩個資本額,能有如此亮麗的表現,主要來自於過去需要轉一手的客戶紛紛變成「直客」,譬如臉書、微軟等大廠,過去向惠普、戴爾買伺服器,但如今直接跳過品牌商,跟製造廠緯創下單。

 

這樣一來,緯穎做的是「客戶的客戶的生意」,難免衝擊到現有緯創客戶的利益,六年前,緯創決定將緯穎切割成為獨立公司。

 

「切割公司」這件事,對林憲銘來說,不僅經驗豐富,甚至可以說就是他四十年職場生涯中曾經面對的最大試鍊。2001年,宏碁品牌本業發展不順,轉投資又狀況連連,宏碁董事長施振榮決定展開世紀分割案,將原本由總經理林憲銘負責的品牌與製造一分為二,品牌歸宏碁王振堂主導,至於製造代工則歸緯創,由林憲銘負責。

 

當時林憲銘壓力很大,因為分家後,宏碁親兄弟明算帳,開始大量分散訂單到其他公司,緯創未必享受得到好處,必需想辦法尋找新客戶,才能填補空下來的產能。

 

有一次,林憲銘的初中同學、前蔚華科及金麗科董事長陳有諒想約吃飯,結果林憲銘說他沒辦法去,「我的牙齒有問題,現在只能吃稀飯。」原來林憲銘為了事業,拼到身體出狀況,連牙齒都掉光了。

 

當時,林憲銘為了拉攏美國客戶,每個月至少飛美國一趟,每次都在周末搭晚班飛機,才能在凌晨到美國,緊接著立刻就開始整天與客戶、員工開會的行程;開完後,他再直接搭晚班飛機回台灣,清晨回到台灣直接進公司上班;換言之,等於有三、四個晚上都無法在床上睡覺。這種拚搏的日子整整持續一年多,林憲銘身體承受不了,狀況百出,最嚴重的是,整排牙床、牙齒都壞掉,全部換上假牙,至今十多年來,他還要不時回診所補牙與保養。

 

不過,林憲銘的努力有了回報,緯創總算安度難關,一路披荊斬棘,如今已然茁壯成為年營收八千億元的大集團。十幾年來,當年分家後的宏碁董事長王振堂已經鞠躬下台,更早獨立出去的明基友達董事長李焜耀也因健康逐漸淡出,當年施振榮手下三名大將,只剩林憲銘仍然活躍,而且,迄今和施振榮保持良性互動,每年過年都到施振榮家裡拜年。

 

其實,PC早在十多年前就走向成熟,但是要如何轉型,讓大船轉彎,是每一家電子大廠的必修課。林憲銘自己也很清楚,在內部不斷跟主管強調,「投資未來一定是必要的,不冒險才是企業經營最大的風險。」這個觀念之所深植林憲銘心中,源自施振榮不斷地耳提面命,尤其眼見宏碁發展過程中幾番劇烈的浮沉,在在都是血淋淋的教訓。

 

宏碁在2011年解除執行長蘭奇職位,2013年王振堂請辭,引發經營團隊大改組,施振榮回憶,那時最令人不滿意的,是宏碁在PC業務很好時,沒有把賺的錢留下來進行長期投資,一旦公司遇到困難,尤其是PC榮景不再,賺錢不易後,也已經沒能力再投資新事業,「當時宏碁把獲利都分紅給主管和員工,犧牲了公司必要的轉型,一直到今天,宏碁都還在承擔當時的後果。」施振榮說。

 

看著兄弟登山所遭遇的困境,帶著緯創轉型的林憲銘自然是點滴在心頭,他在轉型過程中不斷進行快速調整,透過轉投資,建立與各種產業的臍帶連結,分散押寶風險;除了往液晶電視、智慧手機等擴展,轉投資還觸及數位學習、資源回收及智慧醫院等新市場,轉投資公司更是超過二百家,其中不乏仍處於摸索階段。

 

與林憲銘共事三十多年的緯創稽核長林銘瑤說,所有新事業都需要時間,「大家看到浮上檯面的公司,但很多新事業都還在燒錢啊!」;對林憲銘而言,檯面上的小金雞固然閃耀,但諸多仍處於燒錢狀態的轉投資事業,才是他念茲在茲的。

 

其實,林憲銘的個性,一直是沈得住氣、能夠忍耐到最後的人,2009年,緯創經過多年沈潛,獲利開始出現明顯成長時,他曾對員工說過一段自己的心情,「或許,光明總是比你想像來得慢。但是,施先生(施振榮)給我的啟示,就是要比氣長,要忍才會贏!」他就好像是日本知名的幕府將軍德川家康,夜鶯不啼,他便耐心地等到牠啼。

 

不僅有林憲銘有德川家康般一等一的耐性,緯創龐雜的轉投資當然需要時間來換取績效,只是隨著緯創規模擴大後,內部管理更加複雜,林憲銘強大的耐力之外,更需要果敢立斷的能力。今年三月,緯創內部發生重大違規事件,承接蘋果訂單的部門,發生資料與數據不確實的情況。事件一發生後,緯創立即停工調查,結果確實有主管錯用資料,林憲銘立即果斷地請八位相關人員離職,其中還包括廠長級主管。拜此明快地完成調查與處置,蘋果沒有再嚴厲追究。

 

一位和林憲銘共事多年的員工說,泛宏碁集團那麼多高階主管,林憲銘是少數沒有負評的人,而且他不只跟高階主管來往,對基層員工也很關心,很捨得給員工薪水與紅利,「他有親和力,是比較真心對待員工的那種主管。」

 

林憲銘從小在台南長大,父親在亞洲航空公司工作,收入不錯,但祖父幫人家做保,遭人追債,導致家道中落。林憲銘一直到工作成家後,都仍一肩扛起家中經濟責任。儘管如此,他對錢財卻看得很開。

 

2004年緯創出現虧損時,他跟員工說,公司不賺錢,他就不領薪水,結果整整一年不支薪,直到公司賺錢。他與從事教職的太太一直都是捐錢大戶,對許多慈善機構很大方,有一年,林憲銘太太在尾牙就提及,她已經把老公前一年的薪水和紅利都捐出去了,讓員工相當佩服。

 

林憲銘夫妻不僅自己捐錢做公益,緯創也成立人文基金會,每年從盈餘提撥1%1.25%,約四千餘萬元,作為基金會的經費,長年用來支持宜蘭慈心華德福、嚴長壽的公益平台、贊助公共電視及荒野保護協會等。近幾年緯創獲利不穩定,基金會經費不足時,全都是林憲銘自掏腰包補齊;例如15年緯創稅後純益僅13.3億元,照規定,提撥僅一千多萬元,不足的二千多萬元,林憲銘就全部認下來。

 

與林憲銘是初中同學、又曾為宏碁同事的陳有諒,覺得林憲銘有台南鄉下孩子勤勉苦幹的精神,這是企業經營要成功的基本條件。今年七月,林憲銘邀請他擔任獨董,希望他從不同領域給予公司經營上的意見,原本已退居二線的陳有諒,看到老同學還在努力打拼,直呼不容易,認真帶著一堆資料回去研究,「緯創是很大的集團,營業額八千億、轉投資兩百多家公司。我得花一些時間,才能把公司搞清楚啊!

 

看著緯創這幾年的表現,施振榮除了直誇林憲銘做得很好,也提到宏碁當年分家時,很多人才分到緯創,「宏碁的DNA,在緯創是最深厚的;反觀Acer(宏碁)的文化,則被蘭奇淡化掉了,現在需要一點一滴再重建起來。」

 

不過,施振榮也強調,宏碁如今已是第三代的陳俊聖在當CEO、佳世達的陳其宏也是第三代,泛宏碁的傳承是現在進行式;今年施振榮辭去緯創董事,改由彭錦彬擔任,而六十六歲的林憲銘也把緯創CEO交給黃柏漙,專任董事長,「交棒是企業必走的路,尤其是面對產業變革的轉折點,交棒傳承是一定要的。」台灣科技業的傳承風起雲湧,緯創能不能走出更好的未來,想必科技圈都在看。

 

 

林憲銘小檔案
出生:1952
現職:緯創
緯穎緯軟等公司董事長
學歷:交通大學計算與控制學系
經歷:宏碁電腦總經理、宏碁資訊產品事業群總經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