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鴻海集團旗下的樺漢今年來已宣布三次跨國併購,並揚言三年超越內超越研華成為工業電腦霸主。樺漢過去如何在五年內營收成長八倍?未來又將如何超越擁有三十五年工業電腦基業的研華?

 

/王銘祥

 

鴻海集團旗下樺漢公司日前宣布,將斥資1.52億歐元(約新台幣54億元)入股德國上市公司S&T,取得29.4%股權成為最大股東。由於S&T也同時宣布入股德國工控大廠Kontron29%股權,等於樺漢間接入股Kontron,形成一個三方結盟的新工業電腦集團。樺漢總經理朱復銓更放話,要挑戰全球工業電腦龍頭研華,最快三年內就要成為市場霸主。

 

比較研華與樺漢去年的營收規模,研華達380億元,樺漢在110億元,以研華目前每年都還以兩位數成長計算,若樺漢要在三年內超越研華,恐怕每年都需要倍數成長,除非透過快速的併購,否則很難達成。很明顯的,跨國收購已是樺漢未來稱霸市場的主軸策略。

 

回顧樺漢的發展過程,可以回溯到2011年一個業界流傳的小故事。當年,有一天郭台銘與好友前高盛證券合夥人宋學仁聊天,他向宋學仁抱怨,為何鴻海每年EPS(每股稅後純益)都可達七八元,但股價卻長期停在七八十元附近?鴻海本益比只有十倍,你們投資界到底在想什麼?郭台銘還順便問了宋學仁,你最近在關心什麼產業?什麼公司?

 

當時,宋學仁回答說,「我在注意一家老牌的工業電腦公司,叫做研華。」沒想到,郭台銘竟然沒聽過研華,還問了身邊幕僚,「研華是什麼公司?」結果,幕僚跟他解釋了一番,還提醒他,「總裁,其實我們集團內也有一家公司叫樺漢,也是做工業電腦。」

 

一位國內工業電腦公司高階主管說,郭台銘沒聽過研華,其實應該很合理,「鴻海是一年做三、四兆元生意的大集團,研華當時年營收不過兩百億元,這種小生意鴻海兩天就做完了,郭董會看不上,根本不足為奇。」

 

但是,經過老友宋學仁的提醒,郭台銘從此以後開始關注工業電腦的發展,加上全球又掀起工業4.0的風潮,老郭對這家只是集團內孫公司的樺漢關愛有加,包括責成鴻海副總裁鍾依文全力發展,要他到處拜訪同業,一方面探尋併購機會,另外也進行多方挖角,希望趕快奠定鴻海在工業電腦的基礎。此外,原任鴻海資深協理的朱復銓則擔綱樺漢總經理,全力做大樺漢的營收規模。

 

在鴻海發展工業電腦的初期,鍾依文看過的國內外公司不下三十家,有一度鎖定幾家國內同業,例如就曾經想收購新漢,郭台銘還曾親自去新漢看了半天,但最後新漢董事長林茂昌堅持不賣,鴻海只好打退堂鼓。

 

在探尋收購的過程中,樺漢的擴展腳步完全沒有停下來,五年來,樺漢從2011年營收只有14億元,五年大增八倍至去年的110億元,把許多老牌工業電腦廠完全拋在後頭,更成為規模僅次於研華的第二大廠。

 

歸納樺漢的發展策略與成長路徑,有很明顯的三大特色。一是找到被超級大廠與小型利基廠忽略的市場縫隙,二是充分運用鴻海集團的人才與資源,發揮以小搏大的槓桿效益,三是模仿九O年代鴻海崛起的手法,靠著併購快速擴張。

 

首先,拿工業電腦與傳統筆電手機市場來比較,過去筆電手機訂單量都是百萬台起跳,生產廠商是鴻海、廣達、和碩這種兆元級的企業,但工業電腦訂單量則明顯小很多,從最少的一兩台,到幾千台、幾萬台都有,生產廠商則是中小型的工業電腦廠商。

 

不過,樺漢選擇切入的市場,是客戶年訂單量大約落在五萬至二十萬台規模的市場,這個市場毛利較低,需要很強的價格競爭力,產能備貨及交期等要求也比傳統工業電腦高,樺漢擁有鴻海集團壓低成本快速出貨的優勢,正好在這個大廠沒興趣小廠做不來」的市場快速衝刺,攻下一席之地。

 

此外,充分運用鴻海集團的雄厚資源,更是樺漢異軍突起的主因。由於樺漢已是郭董欽點的重點產業,加上這幾年富士康因諾基亞摩托羅拉等手機事業不振,SMT產能空出一大堆,這些資源剛好提供給樺漢做生產之用,因此,樺漢可以用很小的股本,不必做太多資本投資,只要利用鴻海龐大的產能資源,就可以快速接單生產,加上鴻海若在成本計算上稍微給點優惠,就可以讓小股本的樺漢獲利很漂亮,這項優勢讓樺漢大大加分,讓其他同業更難望其項背。

 

最後,樺漢也充分體會,僅靠自己的成長速度太慢,一樣要採取鴻海集團最厲害的併購策略。因此,如今樺漢的併購動能有如裝了Turbo引擎,不斷追趕超進度,十月初宣布入股S&T,已是樺漢今年來第三度發動的併購案,在此之前,年初樺漢已取得德國工業電腦大廠Kontron加拿大子公司49%股權,七月初再宣布取得AIS Cayman Technology Group 六成股權,也讓近幾年併購策略較為保守謹慎的研華,也有芒刺在背的感覺。

一位鴻海集團的幹部說,對集團內任何一個事業,郭董給所有主管的指示都一樣,只有三點,就是一要贏,二要快,三要省錢。」所以,接到同樣指示的樺漢總經理朱復銓,除了本身要不斷接大訂單生產外,更與鴻海集團的併購律師與團隊充分合作,加速海外併購的腳步與規模,才有機會實現三年內超越研華的目標。

面對鴻海集團的攻城掠地甚至兵臨城下,三十五年前從台灣惠普離職創辦研華的董事長劉克振總經理何春盛,要如何抵擋「世界代工皇帝」的強力威脅?

 

其實,若仔細觀察,研華與樺漢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公司,研華是經營Advantech品牌及通路的公司,從設立的第一年就開始賺錢至今,在全球五大洲都設有直接銷售服務及倉儲等據點,尤其在歐洲與中國市場的布局,更已出現明顯的品牌溢價,這種生意模式與樺漢的代工生產有很大不同。

 

若從毛利率來看,就可以看出雙方有明顯差距,研華都在四O%以上,樺漢則只有兩成多。因此,若以商業模式來看,研華與樺漢的差異,就像惠普與鴻海的差別,前者是經營品牌,後者是做代工,若以工業電腦中的POS機產業來對比,就像振樺與飛捷的對比,前者是做品牌與服務,後者則是純OEMODM

 

此外,國內工業電腦廠商規模一般都很小,但研華是第一個跨過十億美元門檻的企業,早2013年,研華就已是ABCA Billion Company)公司,也就是營收達十億美元(超過新台幣三百億元),由於生產規模大,研華在生產製造上也很早就進行完整的垂直整合,例如很早內部就設立機殼廠,從板子、沖壓等都自己做,不像其他廠商如凌華、新漢等均需向外界採購,成本難以下降。

 

根據業者透露,同樣一筆訂單,研華的報價幾乎等於其他同業的成本,但研華接單後仍有四成毛利率,此外,在客戶競爭上,很多同業都會遇到研華,但研華去找客戶時,不一定會碰到台灣同業,由此可見,研華不僅擁有經濟規模與垂直整合效益,更可以從容地挑選優質客戶以及利潤高的訂單。

若要再深入對比,企業文化的影響也不容忽視。研華與樺漢的企業文化也明顯不同,樺漢深受鴻海鐵血文化的洗禮,天天被績效追著跑;但研華創辦人出身惠普,雖然惠普之道(HP Way)已是過去式,但經營團隊對於品牌經營仍有一定的信仰,也願意給員工更多的信任,這也是雙方競爭力不可忽略的一項因素。

 

近年來鴻海鐵蹄踩踏全球,帝國盛世勢不可擋,如今樺漢夾鴻海之力來勢洶洶,讓所有人均深感威脅;至於研華以三十五年建立工業電腦基業,至今源遠流長,也絕非省油的燈。過去台灣在各種產業領域,都有過兩強爭奪龍頭地位的戰爭,例如台積電之於聯電,華碩之於宏碁,如今都已明顯分出高下,但各擁特色與優勢的樺漢與研華,未來三年的競爭肯定精彩,值得大家好好看下去。

 

表一,工業電腦雙雄之爭

---研華與樺漢超級比一比

項目/公司

研華(2395)

樺漢(6414)

成立時間

1981

1999

董事長

劉克振

吳惠鋒

總經理

何春盛

朱復銓

股本(億元)

63.19

7.56

主要大股東

華碩(14.48%),科辰投資(11.92%),研本投資(11.81%)

寶鑫國際(38.48%),鴻揚創投(2.42%)

2015年營收(億元)

380.0

110.56

2015EPS()

8.08

12.57

20162Q毛利率(%)

40.2

21.94

20162Q淨利率(%)

15.66

12.12

 

 

 

 

:科辰投資研本投資均為劉克振家族掌控,寶鑫國際及鴻揚創投主要控股股東均為鴻海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