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紫光集團揭密    中國餓虎 趙偉國

撰文. 林宏達 林宏文 周品均

 

別人叫他半導體土豪,過去二年,他在全世界買高科技產業,就像買白菜。

 

他是手握上兆台幣資金,是半導體紅色供應鏈背後的操盤手。

 

他挖走了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再砸下一百九十幾億,成為台灣最大記憶體封測廠的最大股東,建議大陸政府,台灣如不開放,禁止台灣半導體產品在大陸銷售,第一次來台灣,就放話,要併下聯發科……過去一個月,他一出手,就連續攻佔台灣報紙的頭版頭條。「我要建立自己的生態系統」。趙偉國接受本刊專訪時說。

 

 

趙偉國,中國紫光集團董事長,四十八歲,新疆出生的河南人,身價六百四十億台幣。

 

二年前,不只台灣人不認識他,連大陸媒體都用「默默無聞」形容紫光。富比士雜誌在報導中指出,二年前,紫光集團就是一家「兜售掃瞄器和中草藥飲品」的公司。

 

連大陸半導體專家都看不懂趙偉國掌管的紫光集團。2013年,紫光集團購併聯發科的對手展訊時,上海的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手機中國聯盟祕書長老杳,他如此評論紫光,「紫光收購展訊之前,沒有人會將其與芯片結合在一起」文章中評論,紫光集團主攻生物醫藥、地產開發等產業,「跟晶片產業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

 

這兩年,他在全球高科技產業掀起購併狂潮,現在,沒人再說紫光集團默默無聞。本刊採訪他之前兩個星期,他剛砸下一千億台幣,購併全球硬碟機大廠威騰(WESTERN DIGITAL),再跟威騰合作,用近六千億台幣買下記憶體大廠SanDisk。出手又快又猛。

 

十一月三日,他在深圳五洲賓館,接受本刊二個半小時專訪,談聯發科、談台灣半導體產業,談他的供應鏈計畫,舉手投足,就像個老練的資本家,但他的崛起過程,處處充滿離奇驚人之處。

 

他有兩個身份,一個是紫光集團董事長,是大陸多家公司的主要股東,包括同方、銀潤投資和紫光股份,按十一月三日股價計算,能控制的公司市值約二千九百七十三億元。

 

另一個身份是建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這家公司持有紫光集團四十九%股權,趙偉國持股七成。彭博社估計,他的身價約為二十億美元。

 

2004年時,他只是清華同方旗下一個電子公司的總經理,離開四年後重回清華,就累積雄厚資本,取得清華紫光經營權,他是誰,憑什麼在短短時間內,從一家小公司總經理,變成掌控數千億資產的大亨?

 

這個神祕人物,今年你一定要認識,透過他,才能看清中國在高科技產業幕後的布局和策略。

 

趙偉國十一歲之前的生活,都在新疆沙灣縣一個小村莊度過,這裡離最近的大城烏魯木齊,還有一百八十公里。他自己回憶,十一歲之前,他大多數時間,只是新疆草原上的一個牧童,「我的童年都在餵豬和養羊中度過」他回憶。

 

現實是,他的父母分別因為被打為右派,在新疆相遇,結婚,從小他就學會,如何在政治動亂中生存,「我的父親建議學一門技術,以更在政治動亂時能生存下來」他接受採訪時表示,當時中國剛有了電視,趙偉國就靠學著修電視和寫軟體,賺錢付清華大學的學費。

 

在平反之前,日子過得清苦,趙偉國家裡要靠養豬賺錢,父母下田的時候,他還要照顧另二個三歲的弟弟妹妹,「現在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趙偉國說。

 

1985年,趙偉國考上清華大學,清華兩個字,澈底翻轉這個鄉下窮小子的命運。

 

趙偉國曾回憶,大三時,同學的父親從台灣帶回《矽谷熱》這本書,趙偉國被蘋果和惠普創業的故事打動,想像自己有一天能做一個產品,賣到全世界,他開始積極參加校內研發,他幫機械系設計的脈衝電鍍機還曾經得到校內的三等獎。

 

「上大學前以為自己是天才,進了清華卻發現天才是別人」他回憶,他以第十七名的成績考進清華,畢業時仍是第十七名。畢業後,他在中關村打過工,承包過水泥廠,賺了點錢,但還是看不清楚自己的前途。

 

他渴望成功,渴望機會,他認同比爾蓋茨說過的一句話,「在你沒有成功之前,不要太強調自尊」,「世界不會在意你的自尊,人們看到的只是你的成就」

 

他在清華找到第一個機會,1993年,他重回清華唸研究所,畢業後,他先加入紫光,再轉到剛從清華大學分出來上市的清華同方公司,八年時間,他成為清華同方旗下電子分公司的總經理。

 

有機會,他就想抓住,在清華同方時,他第一個獨立經營的企業,是花五十萬元創設的醫療網站,中華醫療網,這個網站讓他得到了五百萬美元的投資,當時,網路產業正紅,「感覺當時火車開過來了,免費的,不坐一下太冤得慌」他回憶,當時只跟投資人見過兩次面,就得到投資,「回想起來,還像做夢一樣」。

 

清華給了他別的地方沒有的機會,因為,清華幫在大陸政治影響力極為龐大,除了二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習近平都是清華校友,清華傑出校友遍布政壇,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

 

身邊的同事朋友,可能就是未來的部長,甚至政策制定者,像現任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所長魏少軍,就曾擔任大唐電信總裁,是中國推動自有通信標準的參與者,趙偉國在清華大學和所屬公司,一待就是十四年,被看見的機會,大為增加。

 

現在更是如此,一位大陸前媒體主管觀察,習近平上台後,大力打貪,打出了北大方正捲入令計畫貪污案的醜聞,「北大受了點傷」,現在,無論在政界還是企業界,清華幫在中國高科技產業的影響力,遠高於其他學校。

 

離開清華,才是他財富累積的開始。採訪時,本刊記者問趙偉國,他原本只是同方子公司的員工,怎麼離開才短短四年,他竟能累積巨額財富,買下紫光集團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趙偉國的答案是,「當時進入房地產產業就像搶錢一樣」,他回憶,在同方待得不開心,就帶著幾個得力幫手到新疆做房地產,買煤礦,他帶一百萬人民幣去新疆,回來的時候,已經賺到十億人民幣的巨資,獲利一千倍!「現在,我手上還有一些房地產」趙偉國說。

 

但趙偉國如何成為富豪,連大陸媒體都不清楚,2010年,<財經國家周刊>分析,趙偉國的健坤集團,在業界少有人聽過。

 

2009年,他以民營企業家身份,宣布投資紫光集團百分之四十九股份,取得紫光集團經營權,從這一天開始,他的名字開始跟爭議綁在一起。

 

包括鳳凰網、人民網等大陸重量級媒體都曾大篇幅報導「紫光重整亂象」,2009年紫光集團小股東在股東會上踢爆,清華大學委託趙偉國經營時,要求趙偉國投資,但他投資資金還沒到位,就開始掌握經營權,進行權力洗牌。幾個月內,原本紫光集團的八名主管,全都離職,當時旗下公司紫光古漢的總經理,「剛好」被下屬檢舉,隨即被警方查扣。

 

紫光集團小股東旺達集團董事長鐘栗鐸認為,這等於是讓趙偉國免費控制國家資產,報導中更質疑,趙偉國投資過程裡,清華低估了紫光的市場價值,等於是讓國有資產流失,便宜賣給趙偉國。

 

「我是進去整頓的」趙偉國說,當時紫光只是一家做中藥的公司,「做中藥能賺多少錢,紫光根本沒人要」

 

紫光購併銳迪科(RDA)的過程,也引起軒然大波。

 

2013年,趙偉國的紫光集團和另一家國營企業浦東科技,爭著收購銳迪科公司,這是聯發科在展訊之外,在手機晶片市場的另一個重要對手。按照大陸法規,收購海外公司,要取得中國國家發改委的批准「路條」,趙偉國沒得到批准,卻照樣用高價搶下銳迪科,大陸一財網報導,「發改委以罕見的姿態從不同渠道公開進行了譴責,明確表態不會允許紫光完成交易。」。

 

中國政府有權強行中止交易,趙偉國旗下的紫光卻仍取得最後勝利,從浦東科技手中搶下了銳迪科。「我們是用開曼群島子公司買的,過程全部合法」趙偉國回應。

 

紫光集團並未公開上市,趙偉國絕口不提紫光的財務數字,那麼,這六年,他經營紫光集團的成績單是什麼?「是入股威騰」趙偉國說,他曾多次被拒,最終仍然從美國人手中併下指標性大型科技公司。我們問他給自己經營打幾分,「90分」他自己說,但趙偉國卻以公司未上市為由,不願公開數字。

 

言談中,趙偉國一再提到資本和科技結合,他要做的是打造平台「賺科技資本財」,他舉例,像台塑一樣,給科技公司發展空間。

 

「這個半導體熱,是我忽悠()起來的」趙偉國說,在他眼中,房地產和網路、半導體,都是資本市場,只要能共利,就能賺錢,本刊記者問他,「泡沬吹破了怎麼辦」他睜大眼睛回答,「有泡沬才有錢賺呀!」

 

採訪中,資本市場、獲利、投資這幾個關鍵字,輪翻出現。談到聯發科,他突然強硬起來,他說,價格戰如此激烈「不賺錢,怎麼投資新技術?」他大聲強調,「聯發科賠錢就不能投資,展訊賠錢照樣能繼續下去,你賠得下去嗎?

 

「我現在還沒見過蔡明介」趙偉國說,「台灣還沒全面開放,我跟蔡董見面,不說技術,不談合作,談天氣嗎?

 

談投資,趙偉國中氣十足,因為他不需要依賴國家基金,就能借到上千億資金,以購併威騰為例,十月十五日,紫光集團旗下公司紫光股份公告,要向銀行借約二百六十億元人民幣(約合台幣一千三百億元),由紫光集團擔保,紫光有多少資產,趙偉國不願透露。

 

資本家,可能只是趙偉國其中一個面向,華爾街日報採訪他時,直接問他,「你是不是政府的白手套」。因為紫光集團看似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是民間資本,事實上,卻都是由掌握在和政府關係良好的趙偉國手裡。

 

半導體產業新兵紫光,不但比其他公司更早知道,中國政府要推動半導體產業的大政策,搶先購併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還能加入中國推動大基金的過程,屢次得到國家支持,占盡天時。

 

路透社的報導更直接,今年七月十四日,一篇路透社的報導揭露,2008年,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之子胡海峰,升任紫光集團母公司清華控股黨委書記,第二年,紫光控股就進行改組,就是這一年,趙偉國突然入主紫光集團,掀起紫光改組疑雲。再往前推,胡海峰曾在同方集團任職多年,兩個人算是同事,還曾同一年獲選為青年代表,他跟胡海峰的經歷高度重疊。

 

文章中也指出,今年中,胡錦濤的政治盟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還祕訪紫光位於天津的晶片公司,顯示胡錦濤雖然已經缷任,但對紫光集團的支持,仍然不減。

 

對這一點,趙偉國只表示,他跟胡海峰「是同事,但不熟」,他還說,「我的朋友裡沒有官二代」,再三否認自己和中國政府有任何直接關係。

 

 

無論真相如何,短期內,中國政府的大基金和紫光集團,仍會繼續在全球購併高科技公司,建立半導體的紅色供應鏈,趙偉國只是站在台前的代表人,真正重要的關鍵,是透過他,讀懂中國政府的策略走向。

 

趙偉國都還將繼續購併公司,全球買透透。當他嘴裡說出,要中國政府硬起來,對抗台灣半導體產業時,意義自然不同。趙偉國搶先揭開了中國政府的思路和企圖,但對台灣來說,解讀他掀開中國政府對半導體供應鏈的布局藍圖一角,更為重要。

 

中國為何要建立高科技紅色供應鏈?去年,中國政府投資一千三百億人民幣,成立『大基金(大陸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投資半導體產業,負責代表中國政府管理基金的操盤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總經理丁文武,今年三月就曾公開表示,中國要投資半導體產業,第一個原因,是半導體是中國在石油之外,向外花最多錢購買的產品,光是去年,中國就進口2856億元(約合新台幣一兆三千億元)人民幣的半導體。

 

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為了中國的資訊安全,丁文武指出,美國情報人員史諾登掀出的棱鏡門事件,讓中國發現,美國可以輕易用高科技竊聽網路資訊。丁文武說「棱鏡門事件,讓半導體國產化迫在眉睫」,他分析,以前中國政府並不常提到半導體產業發展,但棱鏡門事件事,「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裡多次提到發展集成電路產業」丁文武強調,「這事(指建立高科技供應鏈)非常重要」

 

換句話說,中國政府「從芯(手機晶片)到雲(端伺服器)」全部都要掌握的大目標,不只是要賺錢,更是要維護中國的國家資訊安全,在這個思路之下,中國政府要扶植展訊,還是繼續讓自己無法掌握的聯發科,在中國手機市場掌握高市占率,結果不言自明,因為,這已經不只是經濟問題,甚至渉及中美之間的資訊安全競爭。

 

紫光集團的下一歩,是結合國家資金和金融市場的資本,打造一個三千億規模的基金,擴張中國在半導體產業的影響力,用同樣方法,中國政府可以把手上一千三百億人民幣的資金,變成六千五百億元人民幣,這將是三兆台幣的大投資!中國資本撼動全球高科技產業,不是未來是,是現在進行式。換句話說,中國資金將是未來影響全球高科技產業發展的決定因素。

 

中國資金衝擊全球科技業,對台灣影響逐歩浮現。十月下旬,力晶與合肥市政府合資設立的十二吋晶圓廠晶合集成電路舉行動土典禮,在開幕式中參與者四百多人,其中台灣過去的代表有二百多人,全都是半導體業的菁英。此項投資案的目的就是拉攏聯詠、奇景、瑞鼎、奕力及敦泰等業者赴大陸投資生產。未來台灣面板驅動IC設計業勢必加速進軍大陸,扮演大陸面板產業上下游整合的關鍵角色。

凌陽與矽統合資的傳芯(S2)公司,也已確定賣給紫光集團下的銳迪科(RDA)公司,一樣維持在台灣研發及營運的模式。換句話說,愈來愈多台灣高科技公司,會換成大陸老闆,你人在台灣上班,報告的對象,卻換成人在北京的老闆,趙偉國就是推動這股潮流的關鍵人物,他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影響你的工作,和台灣最重要的高科技產業。

該合作還是對抗,關鍵在政府,前投審會執行祕書黃慶堂分析,以力成案為例,紫光要投資,必需符合大陸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第三條,不得持有超過三成股份,及不得對公司有控制力的規定,以及第八條--會不會在經濟上有獨佔性,影響國家安全的疑慮,經過各部會推派的委員審議通過,才能放行。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則認為,政府應對不同產業供應鏈,討論是否開放,如被動元件產業,和大陸技術差距不大,就可討論是否開放大陸投資。

 

不管你喜不喜歡,趙偉國的出現,證明中國資金將是改變全球高科技版圖的大事,大陸既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科技上的競爭對手,台灣必需嚴肅面對IC產業是否對大陸開放的議題,如果不會失去主控權,讓台灣產業與中國虎為伍,在中國半導體產業鏈崛起的機會中,搶進一席之地,仍是值得思考的選項。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