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集團主動挖角 

 

高啟全投身紅色供應鏈關鍵百日解密

 

撰文/周品均、林宏達

 

十月六日下午兩點,台北台塑大樓內氣氛肅殺,會議室剛剛結束一場臨時董事會,經過不到一小時的討論後,包括台塑家族王文淵、南亞科董事長吳嘉昭、獨立董事許舒博等南亞科董事們,議論紛紛地通過一項可能改變南亞科、台塑集團科技布局、甚至是台灣半導體產業整體競爭力的人事決議。

 

人事案的主角是高啟全,南亞科總經理、華亞科董事長;有人稱他為台灣DRAM教父,即使是用最平實的形容,對應到他在半導體業歷練三十年、一身戰功的背景,稱他是台灣DRAM產業指標性人物也絕不為過。而十月六日在台塑大樓召開的南亞科董事會,正式通過了高啟全的退休案。

 

這個決定之所以引發科技業震撼,不只因為高啟全突如其來地退休訊息,更讓業界無法置信的是,他即將擔任中國最大半導體集團清華紫光的副總職務。

 

「不會吧?」對於這項幾可確定的傳言,幾乎每一位熟識高啟全的友人都是做出如此反應。不可置信的口吻,背後包括了對於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憂心,對於「台灣半導體業第一位高階經理人投身紅色供應鏈」的情緒震撼;此外,在友人的解讀,這個決定乍聽之下也明顯有違高啟全的行事作風。

 

「他向來喜愛擔綱主導角色、領袖特質鮮明,竟然願意放下在台灣的總經理位置,『降職』到清華紫光當副總,居於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的麾下!」按照輩分,今年四十八歲的趙偉國不僅比六十二歲的高啟全小了一輪以上,比拚半導體資歷,趙偉國更是毫無開發記憶體技術的經驗。「他大概也有不得不的苦衷吧!」友人推敲。

 

台灣DRAM最具指標性的高層戰將為何選擇出走中國?這是業界每個人心裡的問題,對此,高啟全在第一時間對本刊的初步回應是:「過一陣子再說吧!」短短幾個字,不難看出他無法否認、但仍有遲疑如何對外說明解釋的複雜情緒。

 

然而經過一日之後,他以這個說法對《今周刊》證實了外界風風雨雨的漫天傳言:「這三個月以來,是紫光主動找我的…。」

 

三個月,大約一百天的時間,高啟全經過了什麼樣的思考過程?

 

一位中國半導體業內人士透露,七月中旬,也就是距離現在將近三個月之前,清華紫光集團向美光發出二三○億美元的收購提案,而就在同一個時間點,清華紫光集團也悄悄地找上向來熟悉與美光打交道的高啟全。

 

巧合的是,也就從那個時候開始,向來不吝與外界分享訊息,也常常是媒體詢問各種科技業新聞訊息對象的高啟全,像是刻意迴避媒體般,好一陣子都不再看到他的身影。

 

就連華亞科今年七月二十八日舉行的法說會,過去總會在法說會後讓媒體「問到飽」的高啟全,這一次居然也缺席了法說會後的媒體訪談時間。

 

高啟全向來作風都不算低調,說起話來直率的他,甚至常常讓他身旁的團隊捏一把冷汗,頻頻提醒他:「Charles(高啟全英文名),這個不能說。」被業界視為聰明、靈活又拚盡十足的高啟全,不只是直率的個性令人印象深刻,他無所畏懼、願意擔起重任的性格,似乎老早注定要吃DRAM這行飯。

 

高啟全喜歡扛下管理責任的個性,早在他讀書時就顯露無遺,就讀台北建國中學時,他會主動爭取當班長、挑戰老師,「我是很叛逆的。」高啟全曾這麼描述自己。而這樣無所畏懼的性格也跟了他一輩子。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碩士畢業後,高啟全分別在英特爾、台積電任職過,曾擔任台積電第一座晶圓廠的廠長,後來與吳敏求共同創立旺宏,一路走來,他都沒改變過勇於爭取表現機會、挑戰上司的行事風格。「我很直接、我很誠實。」剖析起自己的特質,高啟全毫不掩飾。

 

然而,即使有著不閃躲、敢做敢當性格,加上在「一天也可以賠掉一億元」的DRAM產業裡長期訓練出來高抗壓性,高啟全這一次竟然神隱了三個月,顯然這三個月中他面臨的抉擇壓力,不是外界所能想像的大…

 

推力一 當年的恩人卻成了羈絆 高啟全與台塑關係的惡化

 

從七月中旬開始,高啟全不僅全面避開媒體鎂光燈,業界也有傳言,這段時間高啟全曾經休了將近一個月的長假,甚至早已成為清華紫光的顧問;對於這些傳言,高啟全回應「沒有當顧問,也沒有休長假。」但他也坦言,這段時間的確與清華紫光「在北京有過洽談。」

 

被清華紫光欽點挖角的高啟全,自此陷入長考。當年,與吳敏求嚴重爭執而離開旺宏的高啟全,碰上了對他有知遇之恩的王永慶,是王永慶邀請他到南亞科擔任執行副總,更別說後來因為信任高啟全,不斷注資到DRAM這項賠錢事業。

 

然而,「今年一連兩起與股市相關的訊息,恐怕多少讓老高與台塑集團的關係出現變化。」一名資深記憶體產業人士不諱言。

 

時間拉回今年一月,當時高啟全曾公開表態,華亞科帳上現金與流動資金足以因應今年的資本支出,因此有了現金減資的打算。此話一出,就讓過去投入巨額資金的台塑集團大為光火,認為高啟全應徵詢台塑集團的意見,而不該自己表態。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又發生了一件讓雙方關係更是降到冰點的事件。三月中旬,高啟全申讓華亞科股票達三七○○張、交易金額達一.六五億元,這個動作引發外界關注,高啟全則對外解釋,申讓華亞科股票是為了增加南亞科的持股。但台塑對他表明自己在股市的動作相當感冒,因此對他下了禁口令。

 

「老高這一年來真的很悶。」一名熟悉高啟全的友人這麼說,除了上述兩起事件之外,先前高啟全也曾因為牽線南亞科與一家中國廠商合作遭到台塑集團否決,而在私下頗有抱怨。此外,由於據聞南亞科技已決定不再往 20nm (奈米)以下的技術發展,也不會再投資在技術開發方面,「高啟全繼續待在這裡,就像只是等著關燈,對於永遠尋求發光機會的他來說,找一個新地方絕對不奇怪。」

 

推力二 只能當美光代工廠 看不到台灣DRAM未來

 

舞台,的確會是高啟全做出最後決定的重要關鍵。雖然高啟全在華亞科擔任董事長大位,但實際上,自從美光入主華亞科後,華亞科就已不再擁有獨立性,而是名符其實的代工廠。「至於高啟全,說白了,就像是幫美光管工廠的人。」業界人士挑明了說。

 

台灣DRAM從政府看好的兩兆雙星產業,一路走到現在成了名存實亡的代工廠,不少曾經將青春投入在記憶體研發的老將都有深刻感觸。

 

就以台灣DRAM業的老兵陳正坤來說,他曾任南亞科工程師及力晶資深副總,是力晶集團打造十二吋晶圓廠的重要推手他一手打造的瑞晶,是記憶體產業當時製程最先進的廠。但今年七月底,他離開耕耘二十幾年的記憶體產業,投入晶圓代工,出任聯電資深副總經理,協助聯電十二吋廠營運。

問他為什麼放棄記憶體產業,陳正坤一句:「這早就不是台灣的產業......」或許也替高啟全說出了心聲。對於高啟全的心境,他對朋友用自己的例子揣摩解讀:「本來是獨立的公司指瑞晶,後來我們的產能百分之百變成美光擁有,我們再怎麼優秀,也是美光的啊!

 

工研院競爭力中心主任杜紫宸看法也同樣一致:「他大概也看的出來,台灣DRAM沒有長遠的未來。」

 

台灣記憶體產業始終無法擺脫打工仔的宿命,陳正坤這番話更是血淋淋的直白:講英文當然我們聽得懂,但是他們很多細節的東西,文化的東西,沒辦法跟他討論,老美覺得你可以用,你來幫我們管工廠,決策中心,高層不會給你。

 

推力三 拚IC與記憶體整合 張忠謀不買單

 

高啟全的困境就攤在眼前,他在華亞科只能當個「美光的廠長」,在南亞科卻得不到更大的舞台,對於仍想在DRAM有一片天的他儼然是個致命傷。而他想要在台灣半導體產業推動新的合作平台,卻遲遲沒有任何進展,業界認為,這或許也是高啟全最終決定尋求更大舞台的關鍵原因。

 

「以前邏輯IC和記憶體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半導體次產業,但高啟全一直很希望能推動兩者之間的整合,他很看重這一塊。」IEK電子組計畫副組長兼通訊研究部經理楊瑞臨說。

 

而根據業內人士透露,高啟全為此還曾多次找上他的老長官、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希望能說服張忠謀跨入記憶體業。但多年前曾親手結束世界先進記憶體開發的張忠謀,並沒有被滿腔熱血的高啟全打動,讓高啟全碰上了軟釘子。

 

如果從旺宏總經理盧志遠對高啟全的觀察來看,不難推敲的出高啟全想寫下新局,卻無法施展,對他來說會是多麼大的挫折。新創的東西,他(高啟全)很有興趣,台積電剛創立的時候,他跑到台積電去,做一做,對旺宏很有興趣,旺宏那時來做IDM的模式,他就跑到旺宏,後來他又搞個華亞,華亞是個新的商業模式,他每次喜歡創新模式。

 

然而究竟是什麼樣華麗的舞台,讓高啟全甘冒「投身紅色供應鏈」的罵名風險,也要決定轉換跑道?

 

「我要做的,是一個大局面的整合,美國技術、大陸的市場及資金,加上台灣的製造能力。」高啟全對本刊表示,即使從南亞科退休轉戰紫光,但他仍會保留南亞科董事、華亞科董事長的職位,「中、美、台,對抗強大的韓國!」

 

一位在熟悉中國半導體高階主管透露,「紫光找高啟全,在要買美光之前就已經決定了,」他分析,「當然要找台灣人。這位高階主管不諱言,回過頭來,(紫光)是要跟三星和海力士打,要不然幹嘛買美光,至於經理人,你不可能找韓國人,找日本人來又要講英文。

 

只是,這個決定是否真能讓台灣DRAM產業成為「抗韓聯盟」的一環,恐怕仍然有待觀察。

 

相較於高啟全對本刊表示,自己擔任華亞科董事長、南科董事的部分都不會異動,吳嘉昭對於高啟全繼續任職的答案卻是,將針對華亞科董事長一職與美光進行改選相關討論,而高啟全在南亞科是以自然人身分擔任董事,若高啟全不主動解任,他將繼續擔任南亞科董事至明年改選。

 

從吳嘉昭的說法,實在難以聽岀「留人」共謀抗韓大業的計畫,而他對於是否與紫光及美光攜手共阻抗韓聯盟的提問,答案更是令人玩味。

 

「那是希望。」他回答。吳嘉昭表示,「當然,我們希望能夠有合作的空間,但還沒開始談。」他不忘再度提及,高啟全九月十八日提出辭呈,南亞科試圖挽留,但才短短不到三周時間這項人事案已定案,「這期間的決定和種種必要的措施,我們也是相當緊迫在處理。」

 

從吳嘉昭開完董事會的態度觀察,高啟全能否成功牽起紫光、美光與南亞科之手,像他所說能做岀大局面的整合,光從高啟全與台塑緊繃的關係都能看岀,一切仍充滿著變數。記憶體業者則表示,就算三方聯盟,台廠還是躲不過擔任配角宿命;而如果高啟全跳槽實與台塑集團無關,那麼,更是台灣的警訊。

 

因為不只DRAM產業確定瓦解,其背後代表的,更是兩岸半導體產業環境轉變至此,已到了連高階人力都要出走的地步,正如同杜紫宸所示警:「高啟全只是開始,接下來,四十五歲到六十歲這個世代的經營層菁英未來幾年會不斷流失,台灣的經驗傳承中斷,台灣的科技業,恐將進入創新黑暗期。」

 

 表一,逼走高啟全的三個關鍵

 

1,台塑集團 DRAM事業投資轉趨保守,又不滿高啟全透露華亞科減資計畫,以及個人申讓股票動態,進而對高啟全下禁口令,成為雙方不合檯面化的引爆點。

2,美光集團 華亞科淪為美光代工廠,高啟全雖為華亞科董事長,卻形同美光廠長,台灣DRAM產業顯然已毫無新局。

3,台積電 高啟全想推動IC與記憶體的整合,走出全新格局,然張忠謀並未有在進入DRAM打算,讓高啟全碰了軟釘子。

 

高啟全小檔案:

1. 出生:1953

2. 現職:華亞科董事長

3. 學歷:台灣大學化工系學士、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化工所碩士

4. 經歷:英特爾記憶體研發部經理、台積電1廠廠長、旺宏創辦人

 

一身戰功,台灣DRAM產業頭號戰將

1979年,美國Fairchild電子工程師 26歲)
1983年,Intel記憶體研發部經理 30歲),曾被派往日、韓擔任技術顧問各一年,因而建立起日韓人脈
1987年,台積電晶圓一廠廠長 34歲)
1989年,創辦旺宏電子,擔任技術副總 36歲)
1995年,受王永慶邀請,進入南亞科擔任南科全球業務執行副總與營運執行副總(42歲)

2004年,主導華亞科成立,擔任總經理(51歲)

2012年,擔任華亞科董事長 59歲),讓華亞科從連年虧損轉盈,2014年獲利超過五百億元

 

 

創作者介紹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