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資本市場看兩岸競爭力

 

近來台股遭MSCI(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調降權重,在「MSCI全球新興市場指數」權重由12.15%調降至12%,此次為台股第七度遭調降權重,台灣資本市場已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無獨有偶,國內電池大廠新普科技董事長宋福祥日前也示警,大陸如果開放台資企業上市(IPO),將會是台灣最大危機,因為台資企業在大陸本益比可達五O倍,但在台灣只有十五倍,屆時大家一定都跑到大陸掛牌。

 

大陸A股目前尚未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但一年來上證指數大漲一倍,股市成交量居高不下,表現遠遠超過台股,難怪科技大老要跳出來呼籲。伴隨資本市場式微而來的,將是企業籌資不易成本偏高甚至集體出走,台灣將出現產業與資本市場同步淪陷的險境。

 

不過,台灣資本市場的困境,恐怕只是台灣競爭力下滑的冰山一角。影響股市的因素有很多,包括資金是否充沛寬鬆政策是否引導資金流入股市等,在這些外部因素上,大陸此刻正處於資金泛濫階段,猶如九O年代的台灣,也成為推升股市的力道。

 

但是,決定股票本益比更關鍵的因素,在於企業能否維持獲利成長性,並許投資人一個可以預期的遠景。更進一步說,資本市場只是反映經濟成長的結果,與其注意資本市場的波動,不如回頭省思兩岸產業競爭力的消長,才能看到問題核心。

 

從大環境來看,台灣經濟早在十多年前就步入低成長期,至於大陸整體經濟成長率也不再維持八%以上,但是大陸在換檔加速的過程,積極進行結構調整並朝向創新驅動的高新科技發展,已對台灣形成競爭壓力。

 

更深入來談,台灣這十年來產業發展的落敗,主要是沒有超越傳統的代工模式,對軟體與附加價值太過輕忽,成為發展的最大盲點,尤其忽略互聯網的重要性,讓原本領先的產業結構,明顯停滯不前。例如在網路交易最基礎的法令第三方支付法,台灣直到今年五月三日才正式實施,但已落後美國十六年,也落後中國近十年,台灣不僅沒有抓緊世界上蓬勃發展的網路商機,更重要的是,過去在舊經濟中領先的企業,也因為缺乏互聯網思惟的注入,競爭力無法提升。

 

相對來看,大陸企業卻充分運用互聯網思維,從雷軍的小米機,馬雲的電商,到馬化騰的微信等,如今不僅襲捲中國市場,更以國家政策形成互聯網+」,大舉搶占各行各業及海外市場,近來小米機及微信都在全球人口第二大的印度市場取得驚人成績,背後關鍵都是以互聯網思維贏取年輕人的心,這種策略讓傳統以整合產業上下游見長的手機巨擘三星,或已耕耘很久的whatsappLine,都已產生巨大威脅。

 

因此,當台灣沒有培養出夠強大且夠創新的網路公司與企業家,老一輩企業家典型如王永慶張忠謀及郭台銘又逐漸凋零老去,台灣年輕人嚮往的典範,恐怕都已不在台灣,反而變成對岸的馬雲或雷軍了。

 

至於台灣到底要如何改變現狀?許多科技大老提出,希望能夠恢復過去的員工分紅配股制度,不過,若稍微思考一下當前的環境,就可以了解可行性太低,當台灣產業步入成熟階段,過去的獎勵政策恐怕也不適用,政府應該做的是掃除企業對內對外投資與發展的障礙,只有更大幅度的鬆綁與開放,才能讓企業施展拳腳,就像在網路發展的趨勢中,及早制度法規與遊戲規則才是要務。

 

此外,在鬆綁開放的過程中,與大陸的結盟與合作,恐怕是未來最重要的議題。過去台灣在許多產業如紡織、石化、面板等都曾領先大陸,但是在對岸提出合作或投資時,台灣都一昧採取迴避或拒絕的態度,如今大陸產業不斷進步,台灣已從領先到被追平甚至落後,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未來台灣若不全面檢討改善與大陸的合作關係,目前僅存少數還能領先的產業如半導體,未來恐怕也不能太樂觀。

創作者介紹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