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數 : 835
發行日期 : 2012/12/24
作者 : 賴琬莉、楊卓翰、林宏文
張忠謀81歲的雄心
我會再創奇蹟,屢屢再創巔峰

2012年,無疑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豐收的一年。

在全球經濟衰退的同時,台積電逆勢成長二位數,市值、營收、獲利皆創下25年歷史新高。

三年前,張忠謀回任總執行長,再造台積電巔峰,證明薑是老的辣,

而他自信滿滿的說:「將再創奇蹟。」

 

攝影.攝影組 研究員.楊寶楨

 

舞台上樂團演奏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從沉鬱莊嚴的快板,變成激昂壯闊的大合唱,進入宏大的尾聲,經過熱烈的快板與莊重緩和的壯板,到達鼎沸的極急板,最後的高潮結束在嗡鳴的歡騰氣氛,聽眾的情緒也隨之高昂沸騰。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是張忠謀認為最偉大的交響曲之一,也是他最喜歡的古典樂。後世音樂家對這首曠世巨作,用「宇宙間永難超越的巔峰」形容。

然而,〈第九號交響曲〉的高潮迭起,都在貝多芬的掌握之中,就像台積電從零到成為世界一流企業,這二十五年的發展軌跡,也都在張忠謀的掌握之中。

他的成就

不斷締造巔峰榮耀的指揮家

 

張忠謀創辦台積電,創下多項紀錄。首先,他把晶圓製程從傳統半導體廠分切出來,首創晶圓代工模式;再來,他把台積電經營成為世界第一大晶圓代工廠,市值二.五七兆元逼近全球半導體龍頭英特爾。當然,張忠謀的成就,如其他世界級科技領袖,獲獎無數。但卻無人像張忠謀一樣,三年前,他以七十八歲的高齡重回第一線,仍能再創公司巔峰。

十二月十四日,張忠謀在新竹台積電辦公室接受《今周刊》專訪,面對今年全球經濟衰退,為何台積電業績還能屢創高峰?他露出笑容,自信滿滿地回答:「老實說,這都在我意料之中,而且the best is yet to come(最好的時刻還沒有開始)。」

市場預估,台積電今年合併營收逾五千億元,獲利超過一六○○億元,都將創成立二十五年新高,台積電股價因此一度逼近百元價位,張忠謀重披戰袍,證明薑是老的辣;但當台積電表現看似攀高峰,張忠謀斬釘截鐵地告訴我們:「未來四、五年,我相信台積電會屢創佳績。」

談到對未來的展望,張忠謀興奮地說:「每年運動會,我帶著大家喊,『我愛台積,再創奇蹟!』今年他們問我,要不要換口號,我說,幹麼換口號?因為每年我們都可以一直創奇蹟,我有相當高的把握,至少在未來幾年內,台積電會再創巔峰,而且是『屢屢』再創巔峰!」他加重「屢屢」的語氣,自己開心地笑了出來。

他的回任

「質疑我的人,現在只能把話吞回去了」

 

張忠謀用實際的成績,證明三年前回任總執行長,是正確的決定。然而,當時交棒又回任的紛擾,以及市場的質疑聲浪,讓這位「晶圓教父」一度拒談交棒問題,甚至直言「這個(公司)我負責任」、「那些說法對我很不fair(公平)」。

二○○五年的五月十日,張忠謀卸去台積電CEO(總執行長)的頭銜,將職位交給接班人蔡力行,退居幕後。沒想到,○九年台積電業績衰退,勞資糾紛最嚴重之際,張忠謀回任重掌總執行長。

「當年回來做CEO,大家都在講不好不好,猜測這不能長久啦、對公司不好啊⋯⋯。」張忠謀談起當時外界批評,摘下銀框眼鏡說:「那些講公司不好的人,現在只能把他們講過的話吞回去!」

張忠謀對外總是嚴肅,極少表露情緒,但對三年前的回任風波,甚至外界直指他不交棒這件事情,像是隱忍許久的情緒,終於爆發開來,他不悅地挑明說:「一開始,我就說得很清楚,董事長這個位置,我不會交棒的。」

他的接班

「王永慶可以做到死,為什麼我不行?」

 

張忠謀不願多談交棒:「我想我今天還是不要談繼承,現在幾乎大家都在猜測。我是一個很有創意的人,我的想法與規畫,可能遠超出大家的想像……。」不談交棒問題,張忠謀倒是替我們上了扎實的一堂「CEO 淵源」課程。

他說,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Alexander Hamilton,美國獨立後,在紐約成立一家銀行,他找了專業經理人管理,因美國《憲法》稱總統為chief executive,於是他就把那人稱為chief executive officer,加officer是因要有別於美國總統,這是世界上最早出現CEO 這個名詞。

「台灣法律賦予董事長最大責任,至於CEO,法律上根本沒有這個名詞。」張忠謀指出,「○五年,大客戶都來找我,我想給蔡力行CEO這個職稱,可以讓他負責一些客戶。但法律上,董事長對外還是要代表公司,他只是授權給CEO。」張忠謀的言下之意,台積電真正掌權負責的是董事長。

長篇大論解釋完,他不滿地說:「討論我董事長會不會交棒,這個價值我覺得錯置了;比方說王永慶,他一直做到死都是董事長,也從來沒人問他何時交棒。我辛辛苦苦做一個專業經營人,應該鼓勵才對。」

與張忠謀熟識多年的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就表示:「張董事長樂在工作,他投入事業,也做得很好,是企業家的典範。」甚至,被問到未來人生還有什麼夢想,張忠謀的回答還是「再創台積電奇蹟」。

他的勝算

致勝祕密:建立大於台積電的力量

 

張忠謀能夠毫無懸念地說出「再創奇蹟」,到底憑藉什麼自信?

他平穩地說:「當然,第一,這幾年時機的確特別好。」台積電抓住這幾年智慧型手機、平板等行動裝置晶片需求,因此再造業績新高。「二十五年前這個(市場高成長驅動力量)是PC,十年以前是Cellphone(行動電話),如今則是Smartphone(智慧型手機)與Tablet(平板)。」

「其實台積電的成功因素,二十幾年前就開始。」張忠謀口中的成功因素,就是以台積電為中心的「大聯盟」(Grand Alliance),為此,他拿出一張準備好的圖表,解釋台積電的致勝祕訣。

自從張忠謀首創,把晶圓製程從傳統半導體廠分切出來,專精製造,全球半導體產業出現了變化。「是他創造晶圓代工模式,讓IC公司不再需要負擔巨額的製程投資。」全球第一大IC設計工具公司新思科技(Synopsys)董事長亞特(Aart J. de Geus)講起台積電,仍然充滿敬畏。

二十年前,台積電只是一家小公司,供應商與客戶也是小公司。但那時德州儀器、美國國家半導體、意法半導體及英特爾,都是相當大的整合元件製造(IDM)大廠。強敵環繞下,張忠謀為了取勝,必須建立比這些IDM廠更大的體系。

於是,一九八七年,台積電成立。這個讓晶圓製造、客戶與專利公司能更緊密的「開放創新平台」誕生,也就是現在全球半導體都在說的「生態系統(ecosystem)」。

「三星是一個closed system(封閉系統),英特爾也是,但我們是開放系統。」張忠謀把上游的材料、關鍵設備,加上周邊的矽智財提供者(IP Provider),以及下游的客戶統統整合起來,建立比台積電一家公司大上好幾倍的力量。因為台積電首創的晶圓代工模式,扮演「大聯盟」中核心角色,與上游及客戶建立難以取代的依存關係。

張忠謀進一步解釋:「這個alliance好處是什麼呢?把這個生態體系中所有公司的R&D(研發)經費加起來,就比任何一家IDM都還要大。因此,我們這個聯盟就是無人可敵。」

「無人可敵」這就是張忠謀對台積電地位下的注解。亞特評論:「很多CEO容易被成功沖昏頭,忘了自己的成功,其實是來自於客戶的成功。但張忠謀不是,他從第一天就以客戶的成功為專注目標,結合眾多資源來滿足它們,這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他的人生

五十歲的徬徨

 

張忠謀成功經營台積電,早已獲獎無數,去年得到科技界諾貝爾獎,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頒發的「榮譽獎章(Medal of Honor)」,今年獲選《富比世亞洲版》(Forbes Asia)「亞洲最佳企業家」。其實,在走向如此自信與意氣風發的背後,張忠謀在人生道路上,也曾有過不為人知的徬徨。

就在到台灣創立台積電之前,張忠謀在德州儀器(TI)工作二十五年,以華人的身分從工程經理一路到集團資深總裁。然而就在第二十二年,張忠謀發現他在德儀無法再晉升:「我覺得我在TI想要做到CEO,已經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希望了。」張忠謀走到了人生的轉折點。

「離開TI的念頭考慮了三年,我將寫在自傳下冊的一章。雖然我還沒開始寫,但那章的名字就叫『五十歲的徬徨』。後來我下決心的想法是,我想要在六十五歲退休,還有十幾年的事業,所以毅然離開。」說完,他自己先帶頭大笑,「不能再多說了,這些要放在自傳下冊寫。」

張忠謀回憶道:「之前與美國奇異董事長傑克.威爾許對談,我跟他講我的TI經驗。傑克回答:『哇!那TI真是倒楣了,竟然犯了這麼大的mistake(錯誤)!』」

最後,張忠謀來到台灣,並催生台積電,帶領台積電成為全球晶圓代工龍頭。

他的思念

太忙了,還沒動筆為亡母寫紀念文

 

張忠謀出生於一九三一年,他受訪時從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一九二六年北伐、一九二八年北伐成功,到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的歷史開始談起,記憶力驚人。他形容自己的雙親是「大時代的見證者」,「北伐期間,我的爸爸剛從大學畢業,我的媽媽在高中,他們都熱血沸騰,因為充滿了希望與期待,中國統一了。」

「我媽媽幾個月前在紐約去世,她活了一○二歲。」話鋒一轉,張忠謀談到母親去世。對張忠謀來說,母親的去世更代表一個大時代的結束。「我本來想寫一篇文章紀念母親,及她一生的時代背景。」

「我現在太忙了,還沒動筆。」張忠謀說。從五十四歲回台至今,他經營事業的理念、原則都沒變過,像是來自父母親教他的「誠信」、「承諾」。台積電至今遵循的四個企業價值,前面兩個就是誠信與承諾,後面兩個則是他再加上去的「創新」與「信賴」。

「母親教給我另外一個觀念,就是閱讀習慣。」張忠謀曾說過,他平日至少花六個小時,假日時七、八個小時在閱讀上。「我小學時,母親買了一套商務印書館的兒童文庫,有幾十本書,裡頭有《水滸傳》、《西遊記》,初中的時候看《三國演義》,高中的時候看《紅樓夢》、《金瓶梅》、《西廂記》,到美國後,大都閱讀英文書。」張忠謀回憶。

他的婚姻

嚴肅的外表下真情流露

 

他再次拿下眼鏡,這次他的眼光移向辦公室那幅三呎大的畫作。張忠謀的辦公室掛著一幅太太張淑芬〈仰望.綠色的世界〉畫作,畫中是高聳入天的竹林,談起太太的畫,張忠謀的口氣變得有些調皮,他笑說:「是我允許她把這幅畫掛在這裡。」

張忠謀與張淑芬結褵十二年,○一年除夕,七十歲的張忠謀與五十七歲的張淑芬在美結婚,攜手共度晚年。張忠謀與張淑芬個性迥異,一位是嚴謹規律,另一位則熱情開朗;兩人鶼鰈情深的婚姻生活,令人稱羨。

雖然,張忠謀在公事上一板一眼,但他感性真性情一面,只有張淑芬看在眼裡,感受在心裡。婚後第一年,張忠謀送九十九朵紅玫瑰給太太,卻被張淑芬叨念,「浪費,不如把錢拿去做公益。」此後,張淑芬就沒再收到花。直到去年情人節,張忠謀請花店送花,遲至晚上還未送來,他就等不及說:「等下你會收到花。」讓張淑芬不禁莞爾。

張忠謀或許不浪漫,但平日的關心體貼才是張淑芬感動的地方。「我先生對我很疼愛,他讓我有很大的空間做自己。」張淑芬擔任台積電志工社社長,十二月初的周六,志工社到榮民之家辦桌,張淑芬挽起袖子切菜、端菜,忙到傍晚回家,張忠謀說:「我一人在家很寂寞。」

張忠謀在家中,不再是嚴肅的董事長,而是一位感性的先生。他對張淑芬說:「回到家,你在,這就是個家;你不在,就只是個房子。」有段時間,張淑芬心疼他公事多,張忠謀回說:「公司都是小事,你的身體好不好才是我的壓力。」

張淑芬說:「夫妻不必追求太多東西,平淡安詳就是最大的幸福,我與我先生擁有的就是這些。」周末在家中書房,一位閱讀,另一位聽音樂,互不干擾又感受到對方的存在,是兩人最享受的時光。

張忠謀與張淑芬的相處之道就在「互相尊重」,有段時間,台積電的新聞多,張忠謀回到家不說,張淑芬感受到他的壓力,但只是安靜地陪他不多問,「做太太的,先生願意講就聽,不願意講,就不要問。」

他的生活

除了儉樸還是儉樸

 

「他對自己與對別人的承諾看得很重,是個誠實正直的人。」前幾年,張忠謀夫妻出國,眼見張忠謀直盯台積電股價,忍不住問他:「你又不買賣股票,怎麼這麼關心?」他回說:「這是我對股東的責任。」說完這段故事,張淑芬說,「糟糕,我先生的家規是不准我在外人面前稱讚他。」

相較台灣其他科技業老闆,張忠謀的生活樸實簡單,對金錢的態度,他總是說:「夠用就好!」平日穿著不講究名牌,都是張淑芬悉心打點,連三餐也很簡單,張淑芬透露,「早餐,除了一天吃稀飯外,平常就是一杯精力湯,麥片、木瓜、蛋加柳丁汁;中午有時一碗餛飩麵;晚上若無應酬,就是簡單的肉絲、青菜等家常菜。」

張忠謀是寧波人,喜歡吃麵食,除了鼎泰豐、老上海等中餐廳,也喜歡吃義大利麵、披薩,台北東區的LaGo義式料理是張忠謀夫妻常光顧的餐廳。

他也喜愛甜食,以前辦公桌後面還放一桶巧克力,後來被囑咐少吃甜食;有一回,客人送了一盒巧克力,被太太收起來,隔天,他問張淑芬,「我的巧克力呢?」看見張淑芬拿出來,他笑得很開心。

張忠謀生活規律,九點前進辦公室,中午通常與主管吃飯談公事,沒有午休,晚上六點半前下班。已經八十一歲的他仍精神奕奕。據了解,他並無特別的養生之道,只有周末在家用跑步機快走半小時,台積電訊息處處長孫又文觀察,「董事長是個有話直說、不會把情緒放在心裡的人,這應該也是他健康的原因之一。」

他的夢想

讓台積電屢創奇蹟

 

談到人生夢想,張忠謀蹙了蹙眉頭說:「夢想都是年紀輕的人,是不是?我最終目標就是要快快樂樂。」末了,他補充:「我的計畫是公司要更上一層樓,未來四、五年,我相信台積電會屢創奇蹟的。」

「不過時間越來越短,雖然我現在很健康,但人……總是會要死掉的,即使長壽也不會很長很長……。」八十一歲的張忠謀,坦然面對生命的極限。而他也努力與時間賽跑,採訪結束,他馬上與新事業組織總經理蔡力行在辦公室做例行的午餐會談。

就如同張忠謀酷愛的交響樂,進入了高潮的最終樂章,而且他對觀眾保證,高潮將不只一波!

 

共同使用台積電打造的「開放創新平台」,客戶自然成為一體,「競爭」不再是擴張的唯一策略,而是互相連結。

 

高成長市場 終端產品(手機、平板電腦、個人電腦等)

比起更多IDM有更多研發能量

 

張忠謀:我心裡沒有「幸福企業」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他的辦公室接受本刊專訪,發言一向動見觀瞻的他,還對景氣、競爭對手三星、幸福企業提出看法,並給年輕人中肯的建議。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請問您認同央行總裁彭淮南提出的景氣「U型反轉」嗎?

張忠謀答(以下簡稱答):我不知道他說的U型反轉是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問題是我們現在在哪一個點?2013年的經濟我想都還是不好,不過整個經濟會比2012年好一點,我們對2012年世界的GDP成長估計是2.4%,2013年成長2.6%,稍微好一點。

我是不講U型的。約四年以前金融風暴的時候,我是用旋轉的「L型」。那個時候是2008年底,經濟是下得很快,但是復甦很慢。我說這整段是2008年下半年都往下,現在大概是在這裡(緩慢上升中),復甦的力道仍很弱。

問:您對「聯日抗韓」的看法?

答:我覺得那是個口號而已。因為三星在很多的市場,有很多產品,要打敗三星就是要「個別擊破」。我們(台積電)是會擊破它的半導體,但擊敗它的半導體後,也得有人去擊敗它的面板。只要把它的components(零組件)擊敗,它就已經受「重傷」,那做system(系統)的公司,就可以來擊敗它的system。

問:前一陣子,您關懷員工超時工作引起話題,您對「幸福企業」有何看法?

答:我心裡沒有「幸福企業」這詞。「幸」好像是幸運,「福」是福氣,好像是靠運氣。台積電這家公司是的確要努力,所以並不是不努力的人,也可以幸福。

超工時是有兩種,一種是員工不願意做,可是你要他做,又不給加班費,那個我絕對不容許的。第二種,是他為了增強實力,自願加班,這種我不反對,但每周不能超過50小時。我這一生,99%都是第二種。20幾歲的時候我領過加班費,30歲之後就沒領過了,因為自己要充實實力,我就做得比較多一點。即使如此,我也很少超過每周工作50小時。如果一個人從早上8點做到下午6點半,那6點半之後我就不太相信他的judgment(判斷力)了。

問:對於年輕人,您有什麼建議?

答:其實我覺得台灣現在是太cynical,就是憤世嫉俗,連年輕人都變成憤世嫉俗。1985年,我來(台灣)時,那個時代20歲到30幾歲的年輕人都還是有理想、有抱負、有希望。好了,現在,年輕人的理想、希望、抱負好像都低下去,而且憤世嫉俗的成分增加很多。

我覺得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所以要有抱負,絕對不要失去希望!

(整理:楊卓翰)

 

張忠謀最新書單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NATIONS

(國家的興衰)

簡介:各國的勢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開始發生急劇的變化。作者提出一套理論來解釋這些國家勢力的消長,理論指出,當時(1980年代)歐洲和美國都患了「英國病」⋯⋯。

 

WINTER OF THE WORLD

(世界之冬)

簡介:作者以五個主角:美國總統參謀、俄國兄弟、英國貴族、礦工到德國間諜,將歷史真實事件與虛構情節相互交融,串聯成一部壯烈的歷史巨作。

 

The Federalist Papers

簡介:漢密爾頓是紐約銀行創辦人,也是紐約州議員,因為不滿美國第一部《聯邦憲法》,為了推動新憲法通過,他寫了一系列解釋《憲法》的文章,及《聯邦論》,直到今日仍是《憲法》解釋的重要來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