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數 : 785
發行日期 : 2012/1/9
作者 : 撰文/賴筱凡、林宏文、翁書婷
揭開 許文龍、郭台銘 沒有說的盤算
奇美電沒有董事長的關鍵 30天

一家市值逾800億元的全球第三大面板廠,兩位身價逾百億元的科技業大老,卻讓37萬名小股東空等不到奇美電的新董座。

他們一個認為歐盟罰金該由對方支付,一個認為是新經營團隊未正視問題才遭重罰;他們一邊認為組織應調整、切割,另一邊卻認為賺錢單位應該留在內部;就連最新的前進巴西投資案,雙方看法都分歧。究竟許文龍與郭台銘在盤算什麼?

 

二○一一年最後一天的清晨,台南時而飄著細雨,坐落在靜巷裡的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住家,幫傭一如往常六點準時灑掃。亮起大燈的許家客廳,在靜巷裡格外顯眼,習於早起的主人應該已經起床。這是廖錦祥辭去奇美電董事長一職的第二十九天,兩大股東奇美實業與鴻海紛爭不休,奇美集團大家長許文龍平靜的生活已產生微妙變化。

早上八點,因天候不佳沒有出海釣魚的許文龍,坐在客廳裡讀報,對於《今周刊》記者來訪,顯得有些意外,卻也十分清楚記者的來意,謹以身體不適為由,回拒了我們的探訪。他心底明白,兩邊股東為了奇美電的走向擺不平,這是個關鍵的敏感時刻,多說一句,都可能讓兩邊關係更形雪上加霜。

不過,作風紳士的他,面對有客自遠方來,不能親自接待,深感歉意,終究還是在當日下午一點,親自致電示意。這是他在奇美電沒有董事長的日子以來,首度對外做出簡短回應:「這是個敏感的時刻,我怕講太多又說錯話,奇美電從成立以來,就一直是總經理制的公司,很多事情不是我們大股東一邊說了算;謝謝大家對奇美的關心,很抱歉我沒辦法現在跟大家解釋清楚。」

鴻海拒擔保聯貸

成廖錦祥急辭董座最大導火線

 

許文龍的立場尷尬,不是沒有道理,原本兩邊聯姻的一樁美事,打從一○年三月十八日,群創與奇美電正式合併基準日起,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就以「整合、磨合、融合」來期許新奇美。然而,這一年多來,兩邊股東對於奇美電的發展方向總有不同看法,內部派系惡鬥更是不斷,即使時至此刻,對於這樁聯姻,兩邊都是怨言多於讚美。

面對奇美電沒有董事長的日子已屆滿一個月,但董事會仍舊選不出新任董座,甚至其中一席獨董劉英達,也在上月二十八日請辭,更讓外界對於奇美集團與鴻海集團的紛爭,增添更多想像。但到底為何兩邊大股東會走到這一步?奇美電高層直截了當地說:「主要還是兩邊互不信任。」

打從群創、奇美電整併開始,台灣最大面板廠的營運便開始舉步維艱,先是人才流失問題,市場沒有給奇美電太多整併的時間,面板產業史上最長的嚴冬遂已到來,面板報價直直落,歐美需求疲軟,虧損黑洞不斷擴大。

為了籌措資金支付大筆債務,廖錦祥整整跑了一年的銀行,聯貸案金額從六百億元下縮到四百億元,至今還沒有下文。據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銀行聯貸資金已籌到三二○億元之譜,公文簽呈也都跑到最後一關,只差郭台銘蓋章擔保,但偏偏他就是不蓋。」郭台銘的強勢作梗,成了這波奇美電董座換人的最大導火線。

熟悉奇美電聯貸案的銀行業者指稱,早從一○年奇美電三合一之後,奇美電在財務面規畫多有鴻海的影子介入,「鴻海財務跟銀行團談融資利率,就像菜市場買豬肉一樣,利率一碼、半碼跟你用喊的。站在鴻海角度,當然為了股東權益必須如此,所以景氣好時,銀行團可能還吃你這套,景氣不好時,銀行團怎麼可能蒙著眼睛把錢丟到水裡。」

於是,這一年來,借錢重擔幾乎落到廖錦祥身上,六百億元籌不出來,就把聯貸金額再往下縮,利率一切都好談。「奇美的人在跑銀行,幾乎把銀行團當大爺在伺候,只差沒跪在地上。」該名銀行業人士指出,廖錦祥為此還耳中風,鴻海卻對籌資一事袖手旁觀,讓許家一派人士著實心寒,尤其在最後擔保人蓋章階段,郭台銘拒絕作保,讓兩邊大股東的紛爭正式搬上枱面。

面對兩大股東的紛爭,奇美電財務長陳彥松認為,「這應該是外界與銀行對鴻海的期待,但鴻海只是股東之一,奇美電的財務規畫一直都以設備、廠房擔保為主,不可能要股東出來做個人擔保。」

儘管如此,這仍僅是諸多爭議的一角,奇美電高層便透露,過去一年,許家跟鴻海幾乎沒有共識,不論是要將中小尺寸、觸控面板事業群切割,抑或是面對歐盟巨額罰款,就連近期要到巴西設廠,雙方的意見都相去甚遠。

奇美電考慮交出股權

卡在價格談不攏 郭董出招反制

 

鴻海內部人士就曾私下批評,許家既要將奇美電主導權交出,就不應以大股東姿態老是干預奇美電的經營。所以,當內部傳出鴻海不在聯貸案表態時,知情人士便分析,「其實,這是老郭(指郭台銘)用來反制許家的手段,就是希望他們交出股權。」

知情人士說,奇美電也不是不考慮交出股權,只是「以現在奇美電股價十二元來說,只要低於十元以下賣出,許家都算認賠。」當年奇美電兩股換一股群創合併,對比早前奇美實業曾以逾四十元價格參與奇美電現增,如今若以不到十二元價格賣出,根本就是大賠。偏偏在股權移轉的商討下,鴻海又不願以市價買回許家持股,成了今日兩邊大股東僵持不下的窘境。

確實,在廖錦祥辭去董事長的同時,段行建也隨即辭去副董事長,將奇美電的主導權空了出來,鴻海要全面接掌的消息不斷,間隔數日後,鴻海卻發布重大聲明,宣稱鴻海僅是小股東,不參與奇美電經營,郭台銘被媒體問及此事時,立即甩頭走人,在在都令人對奇美電的經營權紛爭更加霧裡看花。

廖錦祥辭去董事長三十天來,雙方鬥法幾乎沒有停過。「如果老郭真的這麼想要經營權,要麼拿錢來買股權,要麼有擔當地扛起籌錢責任。」親近許家的高層抱怨,這一年來,跑銀行都是許家的人在跑,現在鴻海又要主導權,實在沒道理,那就把董事長大位空出來,看鴻海如何接招。

但鴻海也不是省油的燈,「老郭不是笨蛋,現在鴻海接手董事長,就要負責籌資這個爛攤子,奇美電未來一年到期的債務高達六九○億元,雖然流動資產還有二二二七億元,但帳上現金只剩六一八億元,不然就得要與聯貸案的銀行團有共識。」知情人士說。

於是,在廖錦祥一辭職後,奇美電與銀行團的協商又得重新規畫。「銀行團的態度很清楚,聯貸案要過關,必須由鴻海的法人代表出任董事長。」銀行業人士把話講得明白,當奇美電已經是半個溺水的人,銀行團借這筆錢出去,都要有收不回來的心理準備。

所以,銀行團要求鴻海一同擔保,段行建雖是最合適的董事長人選,但他在奇美電董事會是自然人身分,「就算段總身價有個數十億元,但奇美電一年就虧四、五百億元,段總不可能會蹚這個渾水。」銀行界人士分析。

面對銀行業傳出的種種說詞,陳彥松表示,未曾聽聞過這種說法,大股東間的股權移轉,奇美電更無從過問。

然而,奇美電董座難產確是事實,甫辭去奇美電獨立董事的劉英達也表明:「我會辭職,主因是希望給奇美電董事會更大的空間,可以再去找可能接掌董事長的新董事加入。」至於另一位獨董、國票金董事長魏啟林,與金融界關係密切,在目前奇美電融資非常重要的關鍵時刻,劉英達因此選擇自行辭去獨董,以便董事會能有更好的安排。

但親近奇美電董事會的人士不諱言,「目前五位董事中,老段(段行建)不接董事長,大概就很難有人可以接了。」

雙方內部派系鬥爭

兩邊大股東意見相左 信任盡失

 

另一方面,鴻海對於許家握有多數股權,依舊惴惴不安。打從奇美電與群創合併,當初股權結構的設計,為求尊重許家為奇美電最大股東,將董事長一職留給了廖錦祥,由段行建接下奇美電的經營權。

然而,奇美電的實際運作上,仍有不少舊奇美的影子存在。像是奇美電南廠總經理王志超,每兩周就須回奇美實業報告營運狀況,更別說奇美電一遇到重大決策案時,許家的意見不會少,讓整樁聯姻日漸貌合神離。

事實上,許家與鴻海彼此不信任的原因,早在先前歐盟反壟斷案就已種下,儘管奇美電早就提列這筆三百億元的罰款,但當年兩造談合併時,奇美電卻沒有主動提及此事,讓後來接手的鴻海大為光火,認為許家刻意隱匿。老群創人更為這筆罰金叫屈,雙方對於誰該為這筆巨額罰款買單,完全沒有共識。

去年三月,奇美電三合一屆滿周年,開始有了將中小尺寸面板與觸控面板事業群分割的想法,「老郭之所以會把念頭動到這邊,主要還是掌管中小尺寸面板的奇美電副總許庭禎認為,中小尺寸事業群的獲利不錯,卻埋在奇美電裡,看不到績效。」奇美電內部人士指出,當時許庭禎是郭台銘跟前紅人,群創與奇美電的合併案能談成,許庭禎功勞不小,加上蘋果iPhone與iPad用的部分面板,又在他掌管的中小尺寸事業群生產,他的意見自然深受郭台銘採納。

當時除了中小尺寸面板與觸控面板事業群的切割外,系統組裝的分工,也是討論重點,當年群創模式能夠成功,系統組裝的利潤無疑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奇美電究竟是要做一家單純的面板廠,內部系統組裝的訂單要留在奇美電,還是回歸到鴻海,段行建與郭台銘的看法截然不同,讓奇美電內部的派系鬥爭更加白熱化。

段行建主張不切割中小尺寸與觸控面板事業群,又希望系統組裝的業務能留在奇美電,在在都與郭台銘相反。這也是為何去年段行建一度交出中小尺寸與觸控面板事業群的指揮權,「吵最凶的那段日子,段總連公文系統都看不到,人事安排也不用問他意見。」奇美電內部人士說。

對此,陳彥松解釋,每家公司在討論發展方向時,本來就會有各方意見,兩大股東當然也會希望找出對奇美電最好的安排,但外界總是將討論過程的不同聲音做延伸,搞得好像兩方吵架才不做,其實是有其原因所在。

在內部派系鬥爭不斷,兩邊大股東又意見相左,雙方信任基礎盡失。像是近期鴻海又提出到巴西設廠,開發逾兩億人口的市場,不僅蘋果積極,鴻海也相當認同這個計畫,若能夠買下奇美電的設備,並移到巴西生產,是最好的安排,不僅有助於解決眼前產能過剩的問題,甚至可望有現金挹注。

但巴西投資案一提到奇美電董事會討論,談判又陷入僵局。接近奇美電高層人士透露,鴻海希望奇美電出售設備的同時,也要派人到巴西負責營運,但奇美電對於鴻海有諸多不信任,更別提派人赴巴西,擔心人才一去就回不來。

接近奇美電高層人士說,「郭台銘覺得他做這些事,都是對奇美電有利,可是許家的人卻認為,這個案子講到最後,還是鴻海占便宜,雙方都不願意讓。」這麼一來,奇美電的巴西投資案又宛如沉入海底,無聲無息。

面對外界頻頻詢問此事,陳彥松說,「這個案子還是進行式,相關內容也還在討論中。」

在兩大股東紛爭進入白熱化階段,雙方也開始思索對策,除了銀行團希望鴻海派人出任董事長,其實奇美電高層坦言,「內部確實開始出現鴻海企圖用減資彌補累計虧損的方式,稀釋許家股權,再重新注資。」為的不是別的,就是一絕後患,拿回股權也拿回主導權。

雙方各有盤算

私募、賣股、減資尋解套?

 

當然,私募引進鴻海資金,也是選項之一,但奇美電股本已逾七百億元,鴻海主要考量還是希望增加持股,前提是以「更便宜的價格」增加股權。

對於外界猜測,陳彥松也未把話說死,各種財務規畫都有其可能性。

兩派紛爭看在外資眼裡,雖然是鬧劇一場,卻也私下選邊站,「倘若最後能由鴻海接手,那是對奇美電最好的發展,加上索尼剛與三星拆夥,是台廠搶單的很好機會,現在索尼釋單給台廠的比率有四成,能否再向上提升,端看四月下單狀況了。」一名不願具名的外資分析師說。

不過,奇美電迄今已逾一個月沒有董座是不爭的事實,儘管奇美電公司章程有相關代理人制度,但重大決策都還是需要進到董事會討論,相關文件也都需要董事長簽核,「我想,兩邊大股東都希望能盡速縮短沒有董事長的空窗期,做出對奇美電最好的安排。」陳彥松說。

至於鴻海方面,迄截稿前,仍未能獲得其回應。

當台灣最幸福企業的奇美集團,遇上台灣最鐵血的鴻海集團,光譜上的兩個極端,衝突難以避免。不僅鴻海派的人有怨言,老奇美人也苦水不少,直言「鴻海吃人夠夠」,親近許家的人士更私下抱屈,說是:「台南紳士遇到台北的黑手。」

雙方企業文化大不相同,寫下了兩大集團聯姻不愉快的一頁。回首兩年前,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記者會上,許文龍曾說,奇美電也曾想過與友達合併,最後選擇了鴻海。「因為一邊是博士,一邊是碩士,雖然博士地位高,但碩士比較會賺錢!」許文龍解釋,雖然鴻海是黑手起家,但事業快速成長,獲利能力強,未來合併後新奇美比較有成長機會。

不過,如今看來,企業文化的融合恐怕比賺錢能力更重要,這對此刻在台南靜巷庭院沉思的許文龍,應該是最深刻的體認吧!

泛奇美、泛鴻海四大角力奇美電董座難產

 

泛奇美實業 持股比率17.14%

泛鴻海集團 持股比率11.06%

1.中小尺寸與

觸控面板分割案

許家:獲利金雞應留在奇美電。

鴻海:獲利部位應切割上市,吸引市場資金。

 

2.系統組裝業務

許家:獲利高的業務應留在奇美電。

鴻海:奇美電應將業務單純化。

 

3.歐盟反壟斷案罰款

許家:鴻海人不配合歐盟調查,罰款才會這麼重。

鴻海:屬舊奇美時代的案子,應由奇美實業支付罰金。

 

4.巴西設廠去化產能

許家:擔心派人到巴西,會造成人才流失。

鴻海:有助解決產能過剩,並有現金挹注。

 

雙虎合併案政府一頭熱 最後卡在郭台銘不點頭

若將時間往前倒回一個多月前,經建會主委劉憶如、經濟部長施顏祥相繼拜訪友達董事長李焜耀與許文龍,希望有效整併台灣面板產業的資源,將面板雙虎的合併案在枱面上炒得火熱。

事實上,早在政府官員公開介入之前,許文龍找李焜耀談合作的風聲,就已在友達內部傳得繪聲繪影。據友達高層透露,許家還派出奇美電副總丁景隆前往探路。只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雙虎合併討論案來到郭台銘這關,硬生生地被打了回票。

「許家對雙虎合併的態度開放,可是鴻海可就不一樣。」知情人士說,這個討論案在郭台銘面前,根本沒得談,因為當初郭台銘會看上奇美電,就是要抓住消費性電子產品最關鍵零組件,達到垂直整合的目的。

原本有意把雙虎送進洞房的經濟部,在雙虎合併案裡成了一頭熱,「既然合併沒得談,經濟部當然也沒興趣瞎耗了。」知情人士說,經過這一遭,許家想淡出面板業的意圖已相當明顯,因此,在鴻海以聯貸案反制許家時,市場便一度傳出許家開價,要鴻海將許家手上近兩成持股買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