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此篇文章是在本期(2012年1月)典藏雜誌所登,談大陸文化產權交易所的問題。

 

房地產、股市外的另一個中國新泡沬

國務院出重拳整頓文交所

 

/林宏文

 

十一月中,中國國務院制訂「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開始清理整頓包括從事產權交易、文化藝術品的交易所。這個簡稱「國發38號文」自從發布後,至今已引起相當大的震撼,也對近幾年來在中國各地鬧得沸沸揚揚的文交所,產生了一個關鍵的作用。

 

首先,「國發38號文」所涉及的交易所,除了文化藝術品的交易所外,還包括大宗商品和貴金屬等交易所,若加總計算全部的交易所,目前在全中國已有超過400家各類大宗商品中遠期交易所,也就是俗稱的電子盤交易市場,但若計算各地的文交所,目前大約僅二十餘家。

 

根據報導,由於大陸在接下來的十二五計畫中,已明確提出文化產業在十二五期間要達到人民幣三兆元的總量,文化部更提出在2016年要讓文化產業成為支柱產業,因此,文化部對文交所的未來,正在醞釀新的規劃。某文交所負責人更透露說,文交所有別於大宗商品和貴金屬交易所,可望獲得文化部強勢支持。

 

不論文交所未來是否有機會另訂辦法管理,但「國發38號文」宣布後,卻已在各地文交所掀起一場風暴,不僅許多文交所已採取觀望或甚至停業動作,更引起眾多不甘賠錢受害的民眾,出現集結抗議的場面,也讓近一年多來在全中國遍地開花的文交所熱潮,成為房地產、股市外的另一個新泡沬。

 

例如,十二月十四日,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外,就聚集了七O名投資者抗議,他們在文交所前大喊「還錢」口號,要求收回被凍結的3,000多萬元人民幣資金,場面相當火爆。

 

其實,深圳文交所早在今年三月就已被停牌,這群來自浙江、上海和山東等地的藝術股票投資者表示,在停牌後長達八個多月的時間裡,他們多次找文交所相關人員交涉,要求退還申購款,但至今仍無著落,才選擇走上街頭。

 

此外,今年八月開業、位於北京的漢唐藝術品交易所,在「國發38號文」公布後,也成為第一家進行停牌交易的文交所。不過,漢唐文交所也是國內主要四家文交所中,投資者情緒最緊張、維權呼聲最高的交易所。

 

漢唐文交所一樣面臨投資者要求賠償的情況,由於許多投資人高檔套牢,但交易所如今又停止交易,因此,在與投資人的溝通會議中,漢唐藝術品交易所執行董事鄭惠文提出五種解決方案,包括拍賣、轉板香港市場或將書畫類上市品種拆分為單幅作品作為交易品種等,但都無法讓投資者滿意。

 

目前,漢唐文交所的投資人最希望的是按成本價退回,也有人建議按發行價償還給投資者,不過,由於先前已有投資人在高檔獲利出脫,因此,若要按成本價或發行價退還,意味著文交所要有人為此買單。鄭惠文表示,未來的作法,都需要徵得原藝術品持有人及保薦商的同意,「要做到這些承諾,難度很大。」

 

類似深圳、漢唐文交所遭遇的問題,如今已一一暴露出來。過去一年多,從天津文交帶動的藝術品證券化投資模式,開始在全中國各地不斷複製,可以說是遍地開花,但因為市場不成熟,使得問題層出不窮,包括涉嫌非法文物交易、交易規則朝令夕改、內線交易、資訊披露缺失、惡性炒作等,這些嚴重失序的現象,引來許多媒體批判及投資人抗議,也讓有關單位不得不介入管制。

 

在眾多文交所中,湖南文交所已表明將放棄類證券化交易模式,並且已經完成對已發售資產包的全部清退工作。湖南文交所董事長陳克建表示,在文交所發展的過程中,湖南文交所意識到藝術品證券化的道路走不通,所以較早開始轉變發展方向。未來,湖南省文交所發展的方向,將改朝向文化產權、知識產權、文化資產的股權以及藝術品基金的管理等。

 

十一月初,湖南文交所曾推出兩個資產包,其一是當代書畫大師範曾的三幅作品,分別是《東坡畫像》、《鍾馗凝視圖》及《鍾馗搜妖圖》;另一個資產包是當代藝術家王明明的六幅作品。不過,在「國發38號文」宣布後,這兩個產品後來並未上市交易。

 

陳克建說,在幾經思考後,湖南文交所認為,中國藝術品類證券化交易的推出,其實缺乏充分的現實基礎。目前,中國在藝術品市場的基礎仍然非常薄弱,包括確權、真偽鑒定、學術評估、托管、保險等,都還有待進步。

 

此外,陳克建也認為,藝術品特殊屬性決定了其價值評估的相對性、複雜性及未來收益的不確定性,這都決定了藝術品這種非標準化的精神產品,並不適合進行標準化的權益拆分,同時也不適合在標準化的權益拆分基礎上,尤其是採用類證券化交易模式推出讓投資人買賣。

 

目前中國藝術品份額交易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以天津、深圳為代表的類證券化交易模式,另一種是以上海為代表的產權交易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國發38號文」,就有不少人解讀,應該是衝著天津文交所為代表的文化藝術資產的交易模式而來。在中國素有影響力的傳媒21世紀經濟報導,就抱持這種論調。

 

根據該媒體指出,此次國務院38號文的條文中,「除依法設立的證券交易所或國務院批準的從事金融產品交易的交易場所外,任何交易場所均不得將任何權益拆分為均等份額公開發行,不得採取集中競價、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進行交易。不得將權益按照標準化交易單位持續掛牌交易,任何投資者買入後賣出或賣出後買入同一交易品種的時間間隔不得少於五個交易日。除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外,權益持有人累計不得超過200人。

 

21世紀經濟報導指出,根據這些說法,可以說天津文交所的資產包拆細交易模式,已經被官方正式否定。許多正在籌備的文交所,也都迅速修改了交易所章程,以彰顯「去天津化」的路線。

 

不過,天津文交所總經理柳紅衛則辯護說,最近,天津文交所上市交易藝術品走勢日趨穩健,二十多個藝術品價格有漲有跌,成交量也有大有小。隨著文交所上市藝術品數量增多,投資者選擇餘地加大,早期市場齊漲齊跌的現象已經消失,上市藝術品關注程度出現分化,也符合市場預期。

 

根據天津文交所的規畫,未來天津文交所上市的藝術品主要將集中在三個領域:一是中國書畫、珠寶玉石等傳統文化藝術品;二是蘇繡等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精品;三是升值趨勢較為明確的創新藝術作品。目前,傳統藝術品和非遺藝術精品都有藝術品上市交易,而創新藝術作品還在作品收集階段,天津文交所將根據上述三大類產品編制分類指數。

 

柳紅衛說,天津文交所作為藝術品份額化交易的吃螃蟹者,可以說已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探索期,目前市場交易品種不斷增加,風險已逐漸在可控範圍內。

 

不過,未來文交所到底會如何演變,也有不少專家及學者提出批判及建議,例如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愈越指出,將原本無法分割的名人字畫進行權益分割交易,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大大超出了國家有關監管部門的容忍底線。另外,也有人認為,書畫原本就無法拆分,這種交易實際上就是資金的博弈,是資金泡沫的堆積。

 

著名的文化學者、中國北京文化產權交易所籌備組負責人彭中天則認為,當前文交所份額化的資產包模式,已過分借鑑和依賴證券模式,缺乏針對性、系統性的創新理念,更重要的是,中國在藝術品市場的基礎薄弱,配套不足,相關人才缺乏,才是問題的關鍵。

 

確實,在歐美拍賣制度已推行多年的情況下,已是相當成熟的制度,中國想要建立全新的文交所模式,但與交易相關的擔保機構、托管機構、政府管理機制、市場的誠信機制、法律法規以及專業人員的培訓,目前幾乎都是空白。

此外,文交所屬於高端產業頂層設計,不論嚴謹性、科學性、複雜性及系統性等,都有超出大家想像的難度。在相關人才不足,如此急就章地成立,也難怪有如雨後春筍般的文交所,要面臨泡沬化的困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