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數 : 716
發行日期 : 2010/9/13
作者 : 謝富旭
吳世章把金雞母變賠錢貨內幕 益通太陽能五十億豪賭兩年蒸發

 

從身價百億元的「股王」企業董事長,到現在被轉投資龐大虧損壓得喘不氣來,益通光能董事長吳世章到底犯了什麼錯誤淪落至如此境地?這堂虧損五十億元的課,我們應該學到怎樣的教訓?

 

台南工業區內時常看到一位白髮老人繞著工業區跑步,一跑就是八圈。他二十七歲就被經營之神王永慶拔擢為全台塑最年輕的廠長,曾經是台灣太陽能產業最耀眼的英雄。曾經他承諾「要學王永慶,要讓我的股東都賺錢,員工都過好日子」,但是現在他的承諾不僅沒有兌現,還讓公司平白損失了五十億元,他就是益通董事長吳世章,他到底犯了什麼錯?

錯在誤判情勢

GIH兩年賠掉兩個股本

 

二○一○年八月三十日,一個讓益通光能七千多名股東痛心的日子。上半年稅後淨損高達三十億元,每股稅後淨損十二.六五元的驚人虧損數字,導致益通股價連續多日跌停。三年半前,這家曾經以每股一二○五元榮登台股股王的公司,股價直直落至如今三十六元價位,令許多投資人受傷慘重,吳世章卻從未給投資人一個清楚的交代。

益通嚴重虧損的罪魁禍首, 是一家它持股五○.七%的控股公司——GIH(Gloria International Holding Inc.)。益通在○九年已經為GIH認列二十二億元的虧損,加上今年上半年又為GIH認列二十八億元的虧損,換言之,不到兩年的時間裡,GIH已經燒掉益通五十億元的資金。

五十億元新台幣,等於是益通目前股本(二十四.九八億元)的兩倍。然而,最讓人吃驚的是,在短短二年內「散光」益通兩個股本的最大「功臣」——趙伊尹,竟在今年三月被董事長吳世章拔擢為益通總經理。

錯在識人不明

拔擢績效最差者執掌兵符

 

趙伊尹,擁有美國德州大學材料工程碩士以及普渡大學企管碩士學位,在○八年一月,益通決定購併多晶矽製造廠Adema Technologies之際,經益通「小公主」——吳盈慧(吳世章的么女)向父親以及董事會大力推薦,讓趙出任Adema執行長,從此成為Adema營運的靈魂人物。

○八年,益通結合旗下生耀光電,以五十億元代價買下Adema百分百股權。這筆購併事後來看雖嫌太貴,但益通離職主管指出,○八年正值全球多晶矽大缺料,每公斤價格一度飆到五百美元以上,而當時的Adema握有數紙每公斤僅四十至五十美元的多晶矽原料長期合約,「就算Adema不開爐煉晶,光做原料的轉手買賣,數鈔票就會數到手痠!」益通離職主管透露。

因此,可以確定的是,益通剛購併Adema時,Adema是一家極為賺錢的公司。當時擔任益通總經理的蔡進耀曾指出:「Adema毛利率高達六○%,產能與中美晶相仿,○六年營收近新台幣十一億元!」「用不到五十億元,買下一家類似中美晶的公司(當時市值為三百億元),很划算!」

不過,趙伊尹接手Adema後,Adema營運卻急轉直下。隨著多晶矽晶圓價格暴跌,原本居市場主流的五吋矽晶圓競爭優勢急遽流失,全球多晶矽製造大廠開始更新設備,轉向以六吋或八吋為主。然而,資金豐沛的Adema卻罔顧潮流,固守五吋晶圓業務不思變通,種下日後龐大虧損的遠因。由於不堪虧損,Adema在今年遂宣布結束原本核心的長晶製造業務,等於正式在全球太陽能多晶矽競賽中被淘汰出局。

對此,益通表示,○七年評估Adema購併案時,並未能預知太陽能多晶矽價格崩盤以及六吋至八吋晶棒市場快速轉移。

照益通講法,趙伊尹或許不必為益通購併Adema的決策負責,但趙是益通購併Adema後主要的營運負責人。Adema在其領導之下,產業競爭力快速喪失,演變成嚴重虧損局面,趙也難辭其咎。「把Adema從原本獲利豐碩的公司變成虧損累累的局面,主要原因就是經營高層對產業趨勢的判斷錯誤,以及糟糕的執行力!」「最該為Adema虧損負責的人,不但沒有受到懲處,還被拔擢成總經理,吳世章的用人策略完全不合邏輯!」益通離職主管批評道。

錯在過於冒險

在前景不明的產業上豪賭

 

出生台南仁德的吳世章,從台南一中考到成大機械系,並讀到機械研究所。入伍服預官役時,還曾負責研發四○高炮系統,被軍中記功,一九七六年退伍後到台塑任職,在台塑重工的前身——台塑機械事業部任職,有一次成功改良PVC硬管壓出機,成為全球第一個改良成功的案例,為台塑立下大功,從課長被破格升為廠長,還曾被王永慶親自接見嘉獎,當時他只有二十七歲。

後來吳世章出來自行創業,他學習王永慶的強人精神管理企業,從汽車零組件起家,再跨入沙灘車與電動機車,因為轉投資益通而讓吳世章成為太陽能電池的一方之霸。苦熬了三年,益通於○六年股票上櫃,股價衝上一二○五元,吳世章身價一度高達百億元以上。

當時為了避免員工被股價沖昏頭,上櫃當日,篤信佛教的吳世章還特別送員工每人一包泡麵,警惕員工「居安思危,不要自滿」;但股王的光環竟讓他輕忽了風險,他還想往太陽能產業上、下游發展,學王永慶賺整個產業鏈的錢,進而仿照經營之神建立一個太陽能帝國。

益通上櫃一年多後,他開始擘畫太陽能王國的擴張大計,企圖把觸角從太陽能電池往上延伸至上游的多晶矽(太陽能電池的主要原料)製造,於是有後來的Adema購併案。他同時也積極往下游扎根,成立了生耀光電進軍太陽能系統市場,這種垂直整合的戰略原本對益通是美事一樁,但是新興產業的風險說變就變。

為了再創造一次「股王奇蹟」,益通從瑞士信貸證券延攬太陽能分析師吳健興作為「股王那斯達克版」的操盤手。吳健興建議吳世章成立GIH控股公司,把Adema以及生耀光電,兩家當時深具潛力的公司納入GIH旗下,吳健興後來還擔任GIH總經理。對外還找來潤泰集團、裕隆以及智基創投等股東注資,展開GIH赴美國那斯達克掛牌大計。

正當前景大好之時,金融海嘯卻打亂了布局,太陽能電池的價格從○八年第四季的每瓦三.八美元,跌到只剩一.四美元,原材料多晶矽的價格也從五百多美元暴跌到六十幾美元。原本看來堅固的太陽能城堡,原來是蓋在流沙之上,禁不起狂風巨浪打擊,一夕間崩毀。

錯在欠缺整合

導致內鬥、高階人才大出走

 

○八年益通成立GIH,GIH的詳細財務數字以及進出貨狀況,除了吳世章以及主掌GIH營運要角如趙伊尹以及吳健興外,益通原本老臣,即使總經理、財務長甚至稽核長都無法過目。吳世章為了製造另一次股王大夢,轉投資GIH,卻造成益通集團內部GIH派與非GIH派的嚴重內鬥,屬於非GIH派的如前總經理蔡進耀、前總經理郭俊華、前財務長徐瑞鴻、前稽核長詹鳳真、前研發長煙浩等等均黯然離職,造成人才大量出走。

針對GIH財務連益通高層都無法掌握的問題,益通對本刊回應:「GIH當時準備赴那斯達克上市,正處於緘默期,因此,詳細財報內容盡量保密,益通高階經理人雖看不到詳細內容,仍可掌握GIH的盈虧數字。」

更令人猜疑的是,正當益通股價從今年初的八十幾元一路下跌至今年八月初的四十元出頭時,益通的融券張數(放空張數)開始異常地大量增加,短短不到一個月,從八月初的六千多張爆增至八月下旬的二萬四千多張水準。有誰膽敢在益通股價大跌一段後,依然大膽地進行放空,這當中是否代表公司半年報消息走漏,讓特定人士有套取暴利的空間,值得主管機關詳查,以還給投資人一個公道。

吳世章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我永遠不會被打倒」,他的自信、堅持,創造了益通的太陽能王國;但也因為他的盲目自信,不僅傷害了七千多名股東,甚至賠上了身家財產,這場二年五十億元的教訓,值得警惕。

 

吳世章

出生:1949年

現職:益通光能董事長

學歷:國立成功大學機械工業研究所碩士

經歷:台塑公司機械事業部擔任廠長



Posted by owenlin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