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體篇》不花大錢照樣可以升級製程 瑞晶是台灣記憶體廠的賺錢王

零組件什麼最缺?答案就是記憶體。走過兩年產業低潮的DRAM廠,從今年開始翻身,興櫃市場最受矚目的記憶體廠,就是瑞晶跟宜揚。靠著今年記憶體景氣大好,瑞晶、宜揚要讓獲利三級跳,交出成立以來的第一張亮眼成績單。

文/賴筱凡

 

揮別金融海嘯,景氣春燕飛來,跟著捎來零組件缺料潮,而今年缺最兇的,莫過於剛經歷兩年產業大幅修正的DRAM(動態存取記憶體)。

 

走在瑞晶嶄新的大廳,這裡是台灣最新的晶圓廠,也是台灣第六家DRAM廠。三年前,力晶董事長黃崇仁與日本DRAM廠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 共同為瑞晶動土剪綵的畫面還猶在,如今,瑞晶不僅已成功上興櫃,今年更可望首度全年獲利,製程也將轉進四五奈米,成為台灣技術最先進、也最賺錢的DRAM廠。

 

然而,這一路走來,可說是舉步維艱。因為二○○七年,當瑞晶打著中科最大中、外合資案口號,宣稱要在中科打造四座十二吋廠,成為全球最大晶圓廠時,誰也沒料到景氣寒冬會來的這麼快,當DRAM價格(DDR2)跌到只剩.七塊美元時,賣一顆賠一顆時,瑞晶的八萬片產能就成了燙手山芋。

 

從不跟母公司拿錢  瑞晶還債靠自己 

 

時間回到去年,那是DRAM價格才剛開始回溫的時候,卻也是政府喊要整合DRAM產業最沸沸揚揚的時候,「八月,那時候真的辛苦,欠設備商的錢沒給,還有一筆銀行貸款要還。」瑞晶總經理陳正坤一想起當時的財務壓力,只能直搖頭,幸好設備商很給面子,母公司爾必達也很幫忙,讓原本一個月結算的貨款,當月就入帳,才讓瑞晶能週轉的過來。

 

對比於其他DRAM廠動輒欠下數百億元,瑞晶算是好的,去年還一口氣還了一四多億元,帳上負債只剩三八億元,遠比其他DRAM廠還各有九百多億元、七百多億元不等,確實好上許多,就連獲利情形,也是瑞晶率先在去年第三季單季獲利。

 

「我們有兩個爸爸,但我們絕對沒有富爸爸,去年財務最困難的時候,我們沒減產、也沒休無薪假,更不可能回頭跟爸爸伸手要錢。」因為瑞晶的兩個「爸爸」都自身難保,更別說是拿錢援助瑞晶,「就算回去要也沒有錢,我們只能靠自己啊!」說到激動處,陳正坤揮舞的手勢跟著加大。

 

對於DRAM這個資本密集產業而言,沒有雄厚資金就別想玩的下去,「我們財務不如人,所以只能想辦法做成本管控。」今年初才上任的瑞晶董事長謝再居,從力晶退休後原本想回美國享福,卻還是被留下來,笑稱總經理才是幹事的人,董事長充其量也只是個「幹事長」。

 

不過,窮則變、變則通。人家說五奈米要用銅製程,但是銅製程設備就要多投資二五億元到三百億元,「我們用鋁製程,一樣也可以轉進四五奈米,資本支出還只有銅製程的三分之一。」陳正坤說,有錢有有錢的作法,但沒錢也有沒錢的辦法。

 

雖然瑞晶的誕生,是複製當年南科與德國DRAM廠奇夢達的合作模式,共同投資華亞科,讓華亞科變成南科與奇夢達的代工廠,但瑞晶不像華亞科能有台塑這等資本雄厚的富爸爸撐腰,只能凡事自己來,「所以我們轉製程,第一個先看自有資金,有錢再來想擴產。」謝再居不願意DRAM廠過度舉債的製程競賽重演,寧可先籌夠了錢,再考慮擴產計畫。

 

但製程推進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只要求兩件事,產出不能減少,工期不能延長。」面對外資評估瑞晶下半年轉進四五奈米,可能因良率問題造成產出減少,陳正坤相當不服氣,「我們絕對跟別人不一樣,別人可能因為不同技術轉換有良率問題,造成整片晶圓報廢,但瑞晶推進製程,首要就是良率不能有問題。」

 

教授+橄欖球員  衝出瑞晶新春天 

 

拿著記者給的問題大綱,謝再居笑說,「過去當教授,只有我出考卷考學生的份,現在卻是你來給我出考題。」學者出身的他,當年為了母親健康因素返台,也進而投入台灣DRAM產業,與陳正坤更是一九九五年就在力晶共事的夥伴,當時他們一個是製程整合的經理,一個品保經理,如今已是瑞晶的絕佳拍擋。

 

大學時代曾是橄欖球校隊成員的陳正坤,配上文質氣息濃厚的謝再居,成了台灣DRAM產業的新「幫派」,「做DRAM的人,都要有一種不服輸的執著,就像『幫派』一樣。」談起DRAM產業已不再是電機電子畢業生的首選,謝再居雖然感嘆,卻也只能不斷提升公司競爭力,來吸引更好的人才加入。

 

瑞晶去年第三季首度獲利,從賺兩億元,到去年第四季賺三十四億元,今年第一季營收持續成長,預估單季EPS達到一.五元的水準,遠比其他DRAM廠的獲利好上許多。「我們就是力求產品線單純,靠規模經濟和成本管控,讓瑞晶的價值發揮到最大。」謝再居說。

 

如今,瑞晶下半年即將與爾必達一同轉進四五奈米,顆粒產出將增加一倍,第二座廠外觀也已完備,未來若要擴產就直接搬遷設備,逐步將瑞晶的月產能從每月八萬片向上提升,也難怪已有法人預估瑞晶全年EPS有賺進四元以上的實力,坐穩今年台灣最賺錢的DRAM廠。

 

1小檔案謝再居小檔案

學歷: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電機博士

現職:瑞晶董事長

經歷:力晶總經理、美國德州大大學電機系副教授兼研究中心主任

 

2小檔案陳正坤小檔案

學歷:清大材料所碩士、成大材料系

現職:瑞晶總經理

經歷:力晶資深副總、南科工程師

 

 

BOX—宜揚    文/林宏文

受惠於記憶體價格大漲的公司中,還有一家最值得注意,就是在興櫃掛牌、國內唯一的NOR Flash設計公司宜揚科技。

 

NOR Flash價格在今年大幅回升,主因也是過去幾年產業不景氣,因此出現大型企業破產與整併等動作,從最大廠飛索(Spansion)破產,到各家企業被迫出售合併,讓產能供給嚴重不足,尤其是飛索破產後,把所有庫存都殺光,讓產業的供給缺口明顯不足,也讓整個產業從今年第一季起,就明顯感受到缺貨的現象。

 

在過去七年間,宜揚一直堅持在NOR Flash的市場,由於公司管理上軌道,即使在前兩年景氣最差的情況下,也沒有出現大幅虧損的情況,如今,遇到記憶體市場大漲價,也讓宜揚的辛苦有了待價。

 

宜揚過去的代工廠,是以韓國東部(Dongbu)及中芯半導體為主,如今由於宜揚在NOR Flash市場具有指標性意義,因此,中芯特別把武漢廠的五成產能撥給宜揚,也讓宜揚在這波半導體產能缺貨中,已立於不敗之地。

 

根據法人預估,由於NOR Flash目前嚴重缺貨,預料到明年上半年都無法舒解,因此價格也讓宜揚的獲利爆增,預估今年宜揚營收有機會突破百億元,EPS有機會超越一個股本,也讓辛苦了八年的經營團隊,終於有了回報。(林宏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