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數 : 644
發行日期 : 2009/4/27
作者 : 林宏文、林易萱、謝富旭
鴻海 重回200元?郭台銘退不了休的未來

 

「股價不回來,我就不退休。」在今年鴻海股東會上,鴻海總裁郭台銘,對套牢的小股東們掛保證,絕對幫大家把錢賺回來。只是,以鴻海2007年股價最高點300元來算,還原權值後,鴻海股價也還得再漲140多元,才能回到當年高點。郭台銘要如何做,才能實現退休的願望?

 

二○○八年七月四日,是原本被郭台銘欽點為接班人,也是他最疼愛的么弟郭台成的忌日;在這之前幾天,郭台銘已經先到過三峽愛物園,陪郭台成打了一場球。在郭台成墓園前方,有個小果嶺,這是郭台銘為愛打球的弟弟,所做的細膩安排;每當郭台銘來到這邊,總會拿起球桿推個幾球,彷彿郭台成還在世一般,兄弟倆邊打球、邊聊事業、家庭與生活。

發誓全力培養胞弟之子

讓鴻海幹部感受到「老郭回來了」

 

忌日當天,郭台銘特別召集所有主管講話,並且把郭台成的兒子叫到跟前。他在眾多幹部面前,悼念他從小背著長大的弟弟,平日霸氣逼人的郭總裁,此刻也掉下淚來,發誓全力培養郭台成的兒子,讓他能夠接替英年早逝的郭台成,拚出一番事業來。

郭台銘講到最後,把手中紅酒一飲而盡;一位當時在場的幹部回憶,老郭話講得悲壯激動,很多幹部也深受感動,跟著把酒乾掉。

這位幹部說,當時大家心裡都很明白,「老郭回來了,而且是拚了命地幹,短期內他肯定是不會退休的,因為郭台成的兒子才二十歲不到!要把他培養到可以接班,少說還要十幾二十年,顯然老郭會學習他最推崇的台塑創辦人王永慶,做到鞠躬盡瘁,不會停止。」

○八年就宣布將退居第二線的郭台銘,在金融海嘯衝擊之後,重披戰袍,回到第一線作戰。在今年股東會上,更當場承諾股東們,「股價不回來,我就不退休!」許多在場的股東,都感受到郭董的誠意。

只是,一位年近耳順的英雄重出江湖,使出渾身解數,想要重新揮舞鴻海這面大旗。江湖卻已變得更加險惡,眼前的阻礙恐怕只會更多,郭台銘能不能再造鴻海神話?他重振股價才退休的心願能不能實現?大家都拭目以待。

過去鴻海股價漲到三百元,是因為本益比超過二十倍,每股稅後純益〈EPS〉只要做到十至十五元,股價就有機會衝到三百元。但金融海嘯後,鴻海本益比跌至十倍左右,若要如郭台銘所說,股價要再回到原來的水準〈還原權值後約二百二十元〉,每股稅後純益就要達到二十二元。

用最簡單的邏輯來看,鴻海要做到這樣的獲利,不外乎兩種方法:第一,淨利率不變,營收大幅成長三倍;另外,營收不變,淨利率則要提升三倍。但不論是哪一種,挑戰都很大。

從營收來看,二○○八年,鴻海全年營收新台幣一兆九千億元,年成長率為十四.六%;這個成績,是郭董喊出目標的一半都不到。鴻海要在未來三、五年內大幅推動營收成長,挑戰實在不小,非得把觸角伸到新領域或新事業,才有機會。

另一種方法,則是靠省錢來賺錢;只是,不論鴻海再怎麼壓低成本,由於景氣低迷,客戶對於降低成本也是不遺餘力,鴻海再努力,也很難讓淨利潤出現倍數成長,要期望透過省錢讓EPS大幅提升,也是不太實際的想法。

在郭台銘重披戰袍,回到第一戰線的這半年來,他無時無刻不絞盡腦汁,想盡各種方法,為鴻海未來的成長力布局。

跨足新事業先養人才

「永營計畫」栽培優秀經理人

 

郭台銘很清楚,鴻海要跨足新事業,尋求新的成長,人才是最重要的關鍵。在股東會上,郭台銘不只一次表示,鴻海最重要的資產,除了大量的科技研發成果,就是「人才」,因為鴻海的事業版圖橫跨全球,也造就鴻海高階經理人很早就有國際化的格局。

鴻海的全球運籌,已經是高階主管最好的練兵場,但郭台銘看得更長遠。在去年六月,鴻海啟動了「永營計畫」,由鴻海基金會和台大合作,成立「鴻海大學」,借調多位台大的教授到鴻海為高階經理人授課,甚至把鴻海的實務經驗編成教材。全案由台大國企系教授、EMBA執行長李吉仁主導;現在,李吉仁已經成為永營計畫的執行長和鴻海新任人資長,統領六十萬大軍的人才養成計畫。

在今年鴻海股東會中,郭台銘特別提到,未來鴻海主要有四個成長來源。首先,鴻海積極補強本身在研發實力上的不足,希望讓「製造的鴻海」成功轉型為「科技的鴻海」。

新事業有四大成長來源

「製造鴻海」要轉型「科技鴻海」

 

郭台銘想讓鴻海轉型的企圖,從鴻海的合併報表中,研發費用大增,就可以清楚看出來。○六年至○八年,鴻海的研發經費快速擴增,去年的研發經費二百三十六億元,已經超越過去一向遙遙領先的台積電。

他認為,在不景氣的時候,更應該投資新技術研發。目前鴻海的專利已經累積到一萬多項,這些專利布局多半在機光電的光學技術,以及新世代的奈米技術。布下專利網後,郭台銘強調,「將來有很多收入,都是來自專利授權。」

而向來以垂直整合見長的鴻海,現在要把這項優勢發揮得更加徹底。往前端走,鴻海將參與產品設計,更早就進入客戶的供應鏈;往後端,鴻海將切入環保廢棄物回收,拿報廢的電子產品,將有用的原物料,如鍍在PCB板上的貴金屬,重新回收再利用,不僅做到更多客戶服務,也為鴻海爭取更多營收來源。

第三點,可能是影響最重大的一點,鴻海將不再只是外銷,而是慢慢轉攻中國內需,以抓住全球目前最具成長性的市場。

今年三月,鴻海和德國最大零售通路商麥德隆集團〈METRO Group〉簽署合作備忘錄,連手進軍中國大陸3C零售通路。鴻海過去也曾透過旗下的廣宇,投資中國3C通路賽博數位。這一次直接跨足通路業,可以直接透過終端銷售,抓緊產品趨勢,讓鴻海更貼近市場。

重返榮耀的四挑戰與三劇本

挑戰一:新事業剛投資,轉型路尚遠

 

最後,鴻海積極擴大各種新事業的版圖,例如與IBM結盟,進軍環保節能產業,將來甚至不排除推出科技造鎮計畫;或是與上市的臍帶血公司訊聯一同進軍生技醫療產業。另一方面,郭台銘也承認,鴻海內部已經成立了一個小組,專門研究太陽能。這些都是郭台銘長遠的布局。

「半年多前,美國有一家很大的公司曾來台灣找我談。他認為,台灣做太陽能,最有競爭力的三家公司,就是台塑集團、台積電和鴻海。」郭台銘在今年股東會後對記者表示,鴻海雖然已經在研究,但沒有全力投入,主要還是認為太陽能產業目前仍須靠政府補助,且轉換效率不高;但是,「等到市場成熟,我們馬上就會進去。」

挑戰二:未抓住中國內需商機

 

這些才剛投入的新事業,要培養成數百億元的生意規模,原本就需要等待;要對鴻海年年成長數千億元的營收產生實質貢獻,目前還看不到時間表。

若從外在大環境來看,郭台銘還要突破好幾個關卡,才有可能拿出新的成績單。中國的角色正在轉變,從過去的世界工廠,演變到目前全球最重要的消費市場,鴻海是世界工廠崛起的代表,享受了十多年的成長果實,但未來十年或二十年,卻是中國內需市場崛起的時代,鴻海在中國內需市場的成績單,除了廣宇的賽博數碼外,雖積極切入通路,但仍在起步階段,目前仍乏善可陳。

挑戰三:比亞迪等對手使其腹背受敵

 

此外,即使中國未來將繼續扮演世界工廠的角色,但內部也正進行激烈的質變,本地企業逐漸壯大崛起,甚至成為中國政府暗中支持的民族企業,更讓鴻海腹背受敵。其中,讓鴻海旗下富士康飽受壓力的比亞迪,就是最好的例子。這種因中國「大國崛起」心態下的產物,讓郭台銘仍然深陷在人才與技術被徹底抄襲的困境。

瑞銀證券下游硬體主管謝宗文進一步指出,比亞迪的出現及快速壯大,益發凸顯出鴻海這幾年來在開拓新市場的效率上仍有很大改善空間。他分析,比亞迪以一介手機電池廠,短短幾年不僅在手機組裝對鴻海造成威脅,在電動汽車甚至太陽能電池上均有卓越成效,著實把喊了很多年要跨入汽車產業的鴻海比下去。

還有一點最讓投資人及外資擔心的是,鴻海在金融海嘯的前三年,積極地投資及擴充,如今可能面臨產能閒置問題。

事實上,最近三年鴻海仍持續加碼投資,大舉往成本更低的區域移動,像是江蘇淮安、河北廊坊、江蘇常熟或山西晉城等地擴建生產基地。

挑戰四:槓桿過大,產能可能閒置

 

根據鴻海的合併報表,從○六年至○八年間,每年機器設備及土地廠房等固定資產均快速上升,從增加四百多億元到增加七百多億元;也就是說,鴻海近三年的投資額,幾乎都接近一個股本,利用槓桿積極擴廠投資,在金融海嘯爆發後,成為外資最擔心的問題。

當然,若景氣好轉,國際大廠快速將訂單外包,鴻海過去三年的投資,將會從負債變資產,這也是未來觀察鴻海很重要的一點。

鴻海光靠本業的成長,確實很難讓股價回到過去的高點。但是,郭台銘有沒有其他的方法,例如像財務工程或購併等方式,創造令投資人憧憬的美好遠景,進而達到推升股價的目的?

投資人至今印象仍很深刻的是,○三年至○六年間,鴻海進行了近十件大型購併案,從摩托羅拉墨西哥廠房、芬蘭藝模、國碁電子、安泰、奇美通訊、普立爾等大型購併案,每次購併都把鴻海的聲勢再往上推一把,股價也就跟著不斷攀高,本益比甚至曾經達到三十倍。

可能劇本一:併富士康拉高聲勢

 

若要靠購併來推升股價,未來,鴻海最有可能的購併對象,除了可能繼續收購客戶的廠房外,還有兩個比較可能的潛在對象。

首先,鴻海可以把持股七成的富士康併回母公司。如此做有幾個好處:一是富士康做手機,而鴻海業務中也有像iPhone等手機業務,併回來可以讓鴻海業務更單純化;此外,富士康是香港恆生成分股,原本就已動見觀瞻,即使目前股價跌至四港元左右,市值也將近新台幣一千兩百多億元,是鴻海目前市值的五分之一,若能併回台灣,可能會造成投資人的熱烈反應,難保不創造出更高本益比。

可能劇本二:併和碩成代工龍頭

 

第二個對象則是,鴻海購併從華碩切割出來的和碩,這是想像空間更大的一個選項。

近來,鴻海已拿到華碩易PC的代工訂單,兩個集團互動不少,如果施崇棠願意退一步,讓鴻海合併和碩,不只對全球代工業是一個最震撼的消息,對鴻海來說,更是超級利多。

和碩從華碩切割出來後,代工之路走得並不順暢,客戶拓展更是困難重重,卻恰好擁有鴻海過去最缺乏的研發與設計能力。鴻海去年合併營收已達一.九五兆元,集團營收則達二.四兆元,和碩營收也有五千餘億元,兩家公司若合併,不僅產品線、客戶及員工等競爭力完全互補,若整合順利,很可能創造出一個營收規模達三兆元的電子集團!這個組合將會把偉創力、廣達、仁寶和緯創等同業,遠遠拋在後頭。

可能劇本三:師法IBM做轉型

 

若前述兩項購併案都沒有發生,那麼,郭台銘想把鴻海股價拱回兩百多元,惟一之道只有轉型,而近來郭台銘特別推崇的IBM,就是鴻海轉型的範本。

鴻海的主要業務,全都是硬體製造,IBM早期也是以硬體製造為主,但如今已成功轉型至軟體與服務業,硬體只占公司少部分營收,但軟體事業毛利率高達八五%,貢獻全部盈餘的四成。

只是,IBM這隻大象能跳舞,也是經歷了長達十餘年的轉型,早在一九九三年葛斯納接掌IBM執行長,就開始進行改革,直到現任執行長帕米薩諾,才真正實現朝軟體及服務業轉型的目標。

去年IBM全球營收達一千零三十六億美元,淨利為一百六十七億美元,幾乎是鴻海的十倍!每股稅後純益則高達八‧九六美元,原本預計二○一一年要達到每股純益十美元的目標,但帕米薩諾透露,可能明年就可提前達成。換算成新台幣,也就是EPS為三百四十元,這種驚人的獲利能力,即使經歷金融海嘯,IBM的股價仍維持在一百美元以上,僅較最高點下滑不到三成。

相較於IBM,鴻海的體態也絕不輕盈,但鴻海的轉型之路,是最近一、兩年才啟動,想看到績效,恐怕還要好幾年。

今年股東會中,少了點霸氣,多了些柔情的郭台銘,退得了休嗎?這個問題不僅關係著鴻海的未來,也關係著眾多股東的口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