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行日期 : 2008/6/16
作者 : 林宏文
安內攘外 接班的雙重考驗 內:老臣恐求去 外:強敵虎視眈眈

 

未來郭台銘的接班人,不論是對內整合鴻海集團各事業群總經理,或是對外要進一步成長並保持優勢競爭力,勢必要面對內外夾擊的雙重考驗。

 

不論是不是外界臆測最看好的簡宜彬出線,或是其他人,一旦成為鴻海接班人,對內而言,要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其他未被選上的候選人,會不會選擇離開?或者是,即使留下來,這些個個頭角崢嶸的事業部山頭,會願意臣服嗎?

其實,過去美商奇異〈GE〉公司的例子,是很好的借鏡。當年,前奇異執行長威爾許在選擇接班人時,問最後三位候選人,「如果你沒有獲選,你會離開公司嗎?」其中有兩人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清楚表達他們離職的意圖,另一位雖然表示他願意留下來,但威爾許覺得他的話要打一點折扣。

當時威爾許認為,以這些候選人的能力及曝光度,獵人頭公司一定會對落選主管展開強力追逐,他很確定,要同時挽留這三位優秀人才,是非常不切實際的想法。因此,威爾許做了一個痛苦的抉擇,決定在他的任期內「失去」他們,儘管這樣對候選人有些殘忍。於是,他在三位候選人的事業部門中,先選出每個人的替補人選,讓每個事業部門都清楚誰是以後的老闆,也讓公司可以在選出新執行長後,不必為其他落選人的離職,再經歷一次組織的動盪。

後來,威爾許在三位候選人中選出伊梅特為執行長後,另外兩位落選的候選人,果然不到十天內,就分別成為3M〈明尼蘇達礦業製造公司〉及家得寶〈Home Depot〉的總裁。

當然,鴻海目前的企業發展階段與文化作風,無法與已步入專業經理人治理的奇異公司相提並論,況且,目前鴻海的接班計畫,仍完全由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一人主導,不像威爾許還與奇異人力資源部副總及多位董事會成員,一起進行他的執行長遴選計畫。鴻海要從創辦人手中交棒到專業經理人手上,這段過程顯然還有很多考驗。

但是,無論是奇異或鴻海,高階主管的競賽,最終仍有優勝者,落敗的人是不是服氣,會不會留下來,都還是未知數,更何況外面還有許多企業需才孔急,樂於招募有能力的人。對郭台銘來說,如果安排了一位接班人,卻可能面臨失去其他主管的風險,這一定非郭台銘所樂見。

更何況,鴻海內部的每個事業群,彼此間都相當競爭表現,符合郭台銘建立的「爭權奪利是好漢,開疆闢土真英雄」企業文化,但未來鴻海真的大問題可能不是擴張,而是內部的統合,尤其是接班人出現後,這個問題將更加嚴重。

考驗

老臣可能引退的衝擊

 

若郭台銘在選定接班人後,真的退居第二線,屆時,那群早年與他一起創業的團隊,例如游象富、戴正吳、徐牧基、盧松青等人,都很有可能跟著功成身退。即使是後來因為購併或投效至鴻海的高階主管,也有些人年紀偏高,或是已有退休打算,例如包括黃震智、李光陸及程天縱等人,也很可能會跟著一起退休,屆時,對於接班人來說,最大的挑戰當然是要想辦法安撫挽留這群人,讓這些經驗豐富的主管能夠真正傳承下來。 

為了避免老臣引退的衝擊,台塑總管理處的集團管控機制,倒是有鴻海可以模仿以及學習之處。郭台銘向來推崇台塑企業,而台塑最值得鴻海效法的,就是能夠從王永慶、王永在兩位創辦人,演變成如今匯集老臣與第二代家族管理經驗的七人小組,這個總管理處對台塑旗下企業進行強而有力的管理,讓台塑集團可以不斷開枝散葉、擴張版圖,但仍然能夠保有集團的管控能力。

早在六、七年前,鴻海就曾以台塑總管理處為範本,成立聯絡辦公室,不過,由於主要幹部還在各事業群第一線作戰,這個聯絡辦公室最終沒有成功。

如今,成立鴻海總管理處的時機更加成熟,未來這些第一線高階主管若完全退休,實在可惜,例如像年紀最大的戴正吳也才六十多歲。一位前鴻海高階主管建議,郭台銘倒是可以安排這些老臣接任集團旗下事業各公司董事長,並將這些老臣組合起來成立一個總管理處,未來重大的決策交由這個總管理處來議決,也是解決老臣可能全面引退的好方法。

就算老臣沒有退出的打算,每個人仍願意待在自己的事業群中打拚,或是郭台銘能夠成功設立總管理處,將這些主管整合起來,未來接班人最大的考驗,仍在於有沒有能力達成郭台銘每年要成長三成的目標,而這樣的目標,恐怕對郭台銘而言,都是很難的一件事。

考驗

成長受阻、競爭同業開始反撲

 

今年第一季,鴻海的營收成長率就只達到二二%,面對股東詢問,今年是否能夠維持三成的成長率時,郭台銘也沒給肯定的答案,顯然今年在國際景氣不佳及大陸生產基地條件改變下,對鴻海的衝擊是相當大的。

未來鴻海每年要維持三成的成長率,最大的挑戰是來自外在環境。過去鴻海的高成長,讓許多競爭者備受壓抑,如今這些競爭同業開始反撲並調整策略,針對的目標就是鴻海。

郭台銘交棒後,這些外在的挑戰絕對更大。最明顯的,就是每家公司目前都積極進行集團的垂直整合,並降低對鴻海的機殼、模具及連接器等的採購量。

以仁寶為例,目前筆記型電腦機殼主要供應商為可成與鴻準,但從去年起,就積極布局零組件的垂直整合,包括投資鋁鎂合金廠宏葉新技及句容華葉,這兩家公司除了供應仁寶以外,客戶群中也包括新力及華碩。

台灣宏葉新技月產能約十餘萬台,目前已完全填滿,但仁寶今年每個月鎂鋁機種出貨將近百萬台,宏葉新技產能供應不足,因此仁寶今年向可成及鴻準採購的金額將可維持。不過,仁寶總經理陳瑞聰預告,下階段仁寶的整合對象包括塑膠射出成型、模具及機構連接等零組件廠,但這些產品原本都由鴻海供應,未來將對鴻海造成衝擊。

不僅仁寶集團衝著鴻海而來,包括廣達、華碩,以及偉創力等公司的布局也都很類似。其中,多次傳出要併入鴻海的廣達,目前已肯定要走自己的路,並積極布局自身的零組件整合能力。至於一分為三的華碩,更積極地發展代工事業,並且極力建構自給自足的零組件供應體系,其中入主佳能就已收到最佳效果。

華碩入主佳能,除了取得消費性電子產業中的主力產品數位相機之外,也讓華碩順利進入光學領域。此外,佳能旗下的兩個子公司應華和精熙,也提供鋁合金和塑料方面的關鍵零組件,這同樣直接影響到鴻海。

除了台灣競爭同業外,來自大陸比亞迪電子的半途殺出,硬是搶下原本屬於富士康的部分諾基亞手機大廠訂單,也讓鴻海有如芒刺在背。不過,比亞迪透過挖角富士康員工,並直接模仿富士康的手機代工模式,讓郭台銘相當氣憤,目前兩造之間官司打得如火如荼,郭台銘並多次以「兩岸三地有關智財權的第一案」,來形容這個案子的重要性,並多次督促中國政府要重視智財權的保護,以免中國的地方保護主義,嚇跑許多赴大陸投資的外商及台商企業。

當然,為了擴展營運範圍,鴻海也要切入各種新領域。在日前股東會中,郭台銘提到,許多電子公司如IBM、惠普朝軟體業發展,例如惠普準備購併EDS,這些動向也讓鴻海將軟體業視為未來商機,日前鴻海宣布到高雄投資,就計畫五年內在高雄招募三千位軟體工程師。

鴻海準備在高雄開發的四大軟體產業,包括有:一、結合先進感測技術與無線網路的安全監控和居家照顧養護軟體;二、Linux核心及應用軟體平台的建立;三、電子商務營運平台及企業應用資訊服務軟體;四、無線通信嵌入式軟體等。

股東會中郭台銘特別提到,日前他與IBM的營運長暢談了兩天一夜,對於IBM能夠在今年第一季逆勢成長非常佩服,同時也很深入了解IBM成長的因素、產品及地區,這也更加深他朝軟體事業發展的企圖心,未來軟體事業不僅可輔助硬體事業,甚至還可能成為新的事業部,與主流大廠一起競爭。

除了新的事業外,鴻海也在積極朝光機電整合的各種方向著手,例如鴻海連接器事業群總經理盧松青就說,由於各種成本上升,因此鴻海已將不少研發人員從大陸調回台灣,在台灣繼續強化研發工作。未來包括已研發多時的無人自動化設備等,都是鴻海會切入的產業。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鴻海近兩年不斷尋覓新的投資地點,從大陸南北各地甚至到越南等,去年總投資金額高達十一.八億美元,等於接近新台幣三五○億元,隨著建廠成本不斷提升,鴻海預做這些準備,明後年應該會開始產生效益。

不過,不管投入多少新產業,鴻海的成長確實越來越困難,要突破瓶頸,恐怕不只是接班人的挑戰,也是郭台銘最大的考驗,這是郭台銘交棒前,最需要說服股東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enlin 的頭像
owenlin

林宏文的個人網頁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