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宏文

 車水馬龍的越南胡志明市,一家門口貼著TAiSUN(泰昇的英文品牌名稱)合作夥伴的雜貨店,門口排滿了載著尿布、衛生棉等用品的摩托車,正為這家小店補齊貨架上的空缺。店裡塞滿各種生活用品,有的還堆到頂住天花板,不過進來的客人倒是熟門熟路,很快就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這家有如台灣早期「柑仔店」的雜貨店,占地數十坪,在胡志明市已算是很有規模的店,也是收入較高的越南人消費的地方。店老闆是一對夫妻,坐在門口兩側,一邊招呼客人,手上還不忘收錢、找錢。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02-18 01:51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在交通部以Uber沒有做到「納管、納保、納稅」而連續開罰下,Uber已從2月10日起暫停在台服務,對於政府管理方式或是對Uber不願妥協的強硬作法,各界已有許多討論。不過,這個與台灣創新經濟發展相當關鍵的事件,如今以這個結局收場,對Uber或廣大消費者來說,肯定是雙輸的結果,至於貫徹公權力的政府,或許在公平性與安全要求上做到把關的責任,但強硬擋下Uber容易,最重要的是台灣要如何面對即將大舉來襲的創新經濟?又該如何引導民間創新創業力量,投入這個新經濟的改造工程?恐怕才是接下來的課題。

 

平心而論,Uber在台提供服務的四年間,確實對民眾的乘車體驗帶來全新感受,也對現有的計程車業產生極大的競爭壓力與示範效果。若不談Uber與現行法令抵觸的部分,純從服務的角度來看,Uber這種創新經濟的商業模式,確實為社會帶來一股革新的力量。更進一步來看,如今全世界都在推動創新經濟,類似Uber的服務肯定會一直冒出來,也將不斷挑戰各行業中的舊習慣與舊制度,政府與民間是否已調整好心態,準備在各行各業中都接受這種壓力測試?

從交通部與Uber的攻防戰中可以看出,對於許多創新經濟產業的規範,立法速度至為重要,多元計程車方案不見得是不好的方案,但卻太晚推出。況且,許多國家立法已走在前面,有許多進步的法規可以參考,唯獨台灣訂出全世界最嚴格的法規。未來數位經濟牽涉範圍廣泛,立法人員需加速認識網路經濟,增加對跨領域的研究與涉獵,才能兼顧立法速度與品質。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01-17 00:23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01-11 00:56:24 經濟日報

近年來台灣生技醫療產業發展迅速,是政府積極推動的5+2產業之一,已成為電子業以外的新希望。不過,幾家指標性新藥大廠解盲結果不如預期,股價暴漲暴跌,加上浩鼎案起訴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及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等人,更打擊國人對產業發展的信心。台灣如何重新檢討生技醫療產業政策 ,並導引資本市場成為助力,已是當前生醫產業發展的關鍵議題。

 

首先,政府過去在推動生技產業,將大部分資源放在新藥研發上,有必要重新思考,微調資源至醫材等領域。以中研院為例,每年超過百億元研發經費,六成都投入到新藥領域,即使台灣醫療水準已大幅進步,但嚴格來說在全球新藥開發產業中並無特殊競爭優勢,況且新藥研發屬於高資本投入,而且是高失敗率的高風險行業,並不見得適合台灣中小型企業的發展型態。

因此,我國生技醫療產業應採取均衡的發展策略,尤其是台灣擁有半導體及資通訊產業的豐沛能量,這是發展生醫產業不可忽略的特殊優勢,若能發展出跨生技與資通訊(Bio-ICT)兩大領域的先進醫材產業,將是台灣可以與世界各國一較長短的法寶。例如在人工視網膜、脊髓損傷、癲癇症等,如今國內業者都已陸續投入開發精密醫材,可協助病患重見光明、重新行走並恢復健康活力。

此外,這種整合生技與資通訊的技術,如今也不只限於傳統醫材業,事實上,跨界整合更已應用至新藥開發領域,例如目前全球迅速展開的數位藥物(digital medicine)就是一例。所謂的數位藥物,就是在藥物開發上整合最新數位科技,2015年9月最先向美國FDA申請的電子藥丸,就是結合日本大塚製藥的暢銷精神科藥物Abilify,加上美商Proteus的感測及無線傳輸器,吞入人體後由胃酸啟動偵測,可將睡眠、心跳、計步等資料傳輸到體外的貼布、電腦等,如此不僅可以持續追蹤病情並改善用藥,也讓專利到期藥物可以開發新功能而延長生命周期。此類數位藥物運用到大量數位科技,正是台灣可以積極發揮之處。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宏文

 

日前中芯國際宣布,前台積電共同營運長、資深研發副總蔣尚義將加入中芯擔任獨立非執行董事,此項消息引起市場一片震撼,由於台積與中芯分居兩岸晶圓代工業龍頭,蔣尚義又是台積最有貢獻的功臣之一,這項人事安排,再次觸動兩岸產業競合中最敏感的神經。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 12/20 經濟日報社論

今年的金馬獎將許多大獎頒給非台灣的電影,引起一些批評,但多數藝文界人士肯定金馬獎,展現了對兩岸三地華語電影的欣賞與包容,也讓金馬獎奠定在華語市場的重要地位。在台灣受限於政經環境難以走向國際舞台的當下,能夠在文化上展現雍容大度,確實相當難得。

不過,若檢討台灣在電影、音樂及各種創作型式的文創產業競爭力,卻面臨較許多產業更嚴酷的挑戰,而且困境都非常類似,不僅有日、韓等文創大國的威脅,大陸憑藉資本市場、龐大內需及豐沛人才等優勢,以十倍速的發展打造上下游的生態鏈,並不斷吸引世界一流人才投入,也讓台灣產業發展更加邊緣化。

台灣如何發展文創產業,政策又該如何支持,一直是大家討論很多、卻難有結論的議題。但可以肯定的是,現行政策上在北、中、南等地廣設文創園區,或是對文化藝術活動給予獎勵與補貼,對產業幫助有限,至於真正要促進產業發展的政策,如今仍付之闕如。

其實,台灣從來就不缺創新能量。只要統計一下全世界各種設計、發明及創意比賽的得獎數量,就可以發現台灣擁有無限的點子與充沛的創作活力,台灣的設計師數量甚至和德國一樣多,如何將這些蓬勃的創作能量轉化成有價值的商品或品牌,讓創意能夠影響更多人,則是更大的挑戰。

owe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